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混沌至尊
混沌至尊 連載中

混沌至尊

來源:掌讀 作者:秦天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倩 秦天

意外穿越到玄幻世界,秦天發現自己體內擁有一個無比強大的系統
別人千辛萬苦修鍊成為強者,他只需要完成任務,然後輕輕鬆鬆升級
別人歷經磨難學習功法,他只需要在積分兌換系統兌換秘籍,自動學習
當他終於站在世界的巔峰,他卻發現,這一切只不過是一個陰謀
此時此刻,他又該何去何從?展開

《混沌至尊》章節試讀:

第2章 採藥


廣袤的草原上,一陣微風,本該是讓人愜意的組合,但是秦天現在怎麼也愜意不起來。

因為他穿越了。

正在玩遊戲的他,因為游戲裏死了一次,眼睛一花,就到了這個鬼地方。

他身上穿着獸皮製作的衣服,跟個原始人一樣。

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他手裡有一把劍,哦不,半把,這劍從中間被折斷了。

不過,與其說這是一把劍,秦天更願意將它稱之為刀,因為它很寬,只有一面開刃。

刀上雕刻着複雜精美的符文,幾條淡綠色的刻痕呈螺旋狀圍着斷刀,看起來倒是挺炫酷。

「這都特么什麼玩意兒。」秦天看着這一切,無語問蒼天。

不就是玩遊戲坑了一點嗎?有必要這樣?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腦海里突然響起一個電子合成音。

「宿主檢測中……」

「宿主檢測正常……」

「綁定中……」

「綁定完成,正在啟動……」

我去,什麼鬼啊。

秦天頓時表示很方,穿越這事情還沒搞清楚呢,這又是個什麼玩意兒?

電子合成音結束,他突然感覺到自己腦海里似乎多出了什麼東西來,心思一動,眼前突然出現一個長着蜻蜓翅膀的小人,模樣十分嬌小可愛。

「你好,我的主人,我是你的系統精靈小倩,請問我有什麼可以幫你?」

「小倩?」秦天瞬間想起了《倩女幽魂》系列。

「是的,我的主人。」小倩的聲音就好像是一個五歲的小女孩一樣甜甜糯糯的。

好吧,事情似乎有點複雜,捋一捋,咱先捋一捋。

「這是哪裡啊?」秦天現在最關心的還是這個,這裡似乎很荒涼的樣子,讓他有些不淡定。

小精靈漂浮在空中,像個瓷娃娃,一臉人畜無害的表情,道:「這裡是放逐之地,我的主人。」

「放逐之地?」秦天細細咀嚼這兩個名詞,怎麼感覺聽起來不是什麼好地方啊。

「那我怎麼離開這裡?我要回到原來的那個世界,怎麼才能回去?」什麼鬼放逐之地,集體滾粗,回去玩遊戲才是正經事好嘛?

小精靈依舊笑眯眯地,道:「等主人的實力達到混沌之主的境界,就可以破碎虛空,撕裂空間,穿梭三千混沌世界,回到原來的地方了喲,我的主人。」

混沌之主?穿梭三千混沌世界?

好像很厲害的樣子啊。

「這個世界的實力是怎麼劃分的啊?我現在是什麼實力?達到混沌之主需要什麼條件?」秦天連珠炮似地問了一堆。唉,為什麼有一種回家之路遙遙無期的錯覺?

小精靈掰着牙籤一樣粗細的手指,跟秦天說道:「吶,這個世界最低等級的是武士,然後是武師,武將,武君,武王,武皇,武帝,武尊,武神。武聖,每一個境界都分為十級,後面則是古之境,荒之境,洪之境,宙之境,宇之境,最後就到混沌之主了喲,您現在還是一名武士,我的主人。」

「我擦勒。」聽到這一連串的境界名稱,秦天瞬間懵逼,感覺整個人生都昏暗了。

「還有沒有其它的辦法回去?」秦天內牛滿面,做着最後的掙扎。

小精靈笑眯眯道:「沒有了喲,我的主人。」

秦天:「……」

小精靈打了個哈欠,那細得跟牙籤一樣的手同樣很精緻,萌點十足,打完哈欠之後她圍繞着秦天轉了一圈,道:「好啦,好啦,主人,現在你每天只能召喚我五分鐘喲,現在時間到了,我要回去睡美容覺去咯,白白,MUA……」她動作憨態可掬,最後還給秦天來了個飛吻。之後她整個身體就開始慢慢淡化了。

秦天一看頓時就急了,這就走了?還有很多事情沒搞清楚啊喂。

「等一等,小倩,等一下。」

幾乎快要淡化到透明的小精靈再一次凝聚成實體,秦天眼睛一亮,以為她還要繼續解答自己的疑惑,不過還沒等開口,小精靈就搶先說道:「對啦,差點忘記了,我還沒有給你發佈任務呢。這樣吧,這裡每到夜幕降臨的時候,就會出現好多幽靈,你在明天天亮之前擊殺一百個幽靈吧,祝你好運喲么么噠。」

秦天頓時目瞪口呆,等他想起來要問問題的時候,小精靈早就已經不見了蹤影,任由他怎麼召喚都不出現了。

「一百個幽靈?卧槽,坑爹呢這是?」看了看手裡的斷刀,秦天頓時暴走。

小精靈消失之後,秦天的腦海之中浮現出一個網遊里的那種個人屬性面板。

姓名:秦天。

等級:1。

稱號:武士。

經驗值:0/100。

體力值:100/100。「說明:使用技能會消耗體力值,進食或者不使用技能會恢復體力值。」

技能:無。

積分:0。「說明:完成任務或者擊靈獸可以獲得積分。」

任務:擊殺幽靈,進度:0/100,任務時限,23小時59分59秒。「說明:任務必須在時限內完成,超時懲罰:天降九天神雷,宿主身形俱滅。」

任務說明:放逐之地遊盪着許多幽靈,擊殺他們可以獲得一定經驗值。

屬性面板內容並不多,當看到那個任務後面的註解的時候,秦天整個人都思密達了。

唉我去,這是,殺怪升級?

還有這個九天神雷?什麼玩意兒?身形俱滅?聽起來好嚇人啊。

雖然不知道怎麼個抹殺法,但是秦天可沒興趣去以身試法,畏懼之心還是要有的,萬一是真的呢?已經死過一次,秦天可不想再死第二次了。

秦天還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需要小精靈解答,但是如今小精靈已經沉睡,恐怕想要再召喚出來,只能等明天了。

無奈,老老實實殺幽靈去吧,這幽靈也不知道是什麼玩意兒,好不好殺。

秦天手裡提着刀,環顧四周,天色逐漸昏暗下來,遠處吹來風,有些冷了。

說不緊張那絕對是假的,雖然這種場景在游戲裏遇到了不知道多少次,但是那畢竟是遊戲,這可是實實在在的場景,不是開玩笑的。

但是緊張其實也並沒有什麼卵用,秦天只能接受這個現實,並且按照這個遊戲規則繼續玩下去。

他不想死,他還想回家,家裡還有慈愛的父母和熱乎乎的飯菜。

想到父母,他突然感覺動力滿滿。

他仰天大喊一聲:「干他娘的,不就是玩個生存遊戲嗎?來吧,什麼妖魔鬼怪,統統來吧,你們終究都要成為我回家路上的墊腳石!」

總體上來說,秦天是一個既來之則安之的人,信奉的是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躺下。雖然現在的處境很操蛋,但是他也只不過是煩悶了三秒鐘之後,就又回復了自己的本性。

「來吧來吧,我倒要看看,那個什麼幽靈到底有多厲害。不過,這周圍什麼都沒有,我總不能站在這兒等死,也不知道這個什麼放逐之地有多大。」

秦天自言自語,然後隨便找了個方向,便邁開了自己的步伐。

這裡到處都是灰濛濛一片,彷彿籠罩着一層霧氣,完全看不到遠處。

往一個方向走了很久很久,但是周圍的景色依舊一成不變,以至於讓秦天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原地踏步。周圍依舊是濃郁的霧氣,腳下依舊是青綠色的草。

就在這個時候,起風了,風很大,但是吹不散這濃稠的霧氣。

在這風中,他聽到了一種彷彿小孩子鼓足腮幫子吹口哨的聲音,彷彿就在耳邊,但是又感覺很遠,虛無縹緲,真是奇妙的感覺。

秦天站在原地不動,右手緊緊握着那斷刀,那是他唯一的武器,這裡彷彿處處透露着邪惡和危險,他只有依靠這斷刀才能夠在這樣的地方生存下去。

今天要殺幽靈,天知道明天那個小倩又會出什麼餿主意?說不定明天變成了豺狼虎豹飛禽走獸,這種事情誰能說得准呢?

天色似乎昏暗了一些,突然,一個尖利的聲音由遠及近,秦天渾身汗毛都要立起來了,這是面對危險的時候人的本能。但是秦天什麼也看不見,他胡亂揮舞着手中的斷刀,試圖不讓任何東西靠近。

「噗哧……」

突然,秦天感覺到手裡的刀似乎插進了什麼地方,像割破了一大袋棉花,軟軟的。

秦天頓時一喜,難不成這就是幽靈?看不見的?這一刀就痛死了,看來殺起來也很容易的嘛。

果然,看了一眼任務面板,裏面的0/100變成了1/100。

「嘿,這還成。」秦天大喜。

一擊得手,秦天自信心暴漲,手裡斷刀上下翻飛,只恨不得這刀再長個幾十米,一刀掃過去一百個幽靈的任務就做完。

這樣揮舞斷刀確實能殺死幽靈,但是,並不是每一次揮舞手裡的斷刀,都能夠殺死幽靈。

幾個小時之後。

「還有完沒完了,怎麼一百隻這麼多啊。神特么想累死老子。」

秦天喘着粗氣,速度也越來越慢,到這個奇怪的地方這麼長的時間了,秦天那是沒吃一口飯也沒喝一口水,早就飢腸轆轆。

這刀雖然不重,但是好說歹說也有大幾斤的分量,揮舞了一會兒,手臂就酸了。

又過了一會兒,秦天已經完全揮舞不動手裡的斷刀了,他的體力已經消耗殆盡。

他的眼前開始模糊,手腳都開始打顫,這是體力透支了的表現。

「艾瑪不行了不行了,老子不玩了,管你什麼九天神雷,劈死算逑,劈不死我那我就把你這天都給捅出個窟窿……」

話還沒說完,秦天便一跟頭栽倒在地上,昏睡了過去。迷迷糊糊中,他感覺到有什麼東西似乎在撫摸自己的身體,但是他的意識已經模糊,管不了這些了。

蘭樹村,是這個地方一個不起眼的村子,擁有百十戶人家。

一大清早,陸靈就起來了,帶了一些乾糧,和一個竹簍出了家門。

她前腳出門,後腳便有個獵戶從屋子裡鑽出來,他的名字叫做陸明遠。

陸明遠朝陸靈背影說道:「靈兒,止血草就在村子附近就有,你別走遠了,外面可是有很多野獸的。」

陸靈回過頭來,用她那少女特有的清脆聲音回應道:「知道啦爹,我又不是第一次出去採藥了。」

作為獵戶,經常要出去獵殺野獸做糧食,那受傷出血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這止血草是必不可少的東西。

到了村口,是一個大的廣場,廣場的正中央有一株巨大的蘭樹。

這真是一株大樹,枝幹的數目不可計數。它枝上又生根,有許多根直垂到地上,伸進泥土裡。樹上,綠葉一簇堆在另一簇上面,不留一點縫隙。

那翠綠的顏色,明亮地照耀着人的眼睛,似乎每一片綠葉上都有一個小生命在顫動。

這棵樹不知道在這裡生長了多久了,彷彿這個村子還沒有建立的時候,它就已經矗立在這裡了。周圍似乎是一片草原,像這樣大的樹木,十分罕見。

陸靈來到樹下,抬起頭來,雙手合十,微微眯着眼睛,臉上浮現出一絲絲微笑。

「大樹呀大樹,你要保佑我出去就馬上能夠找到止血草呀,我可不想走太遠了,我還沒有吃早飯呢。」

樹葉嘩啦啦響,彷彿是對陸靈的回應。聽到聲響,陸靈心滿意足地睜開眼睛,道:「吶,你答應我了哦,可不許反悔。」

「靈妹,你又在跟一棵樹說話了,它能聽懂嗎?」正在這個時候,一個和陸靈差不多年紀的少年郎走了過來,看着陸靈,他的眼睛裏都是熾熱的目光。

他的名字叫做孟少樂,身材魁梧,體格健壯,精通各種打獵技巧。他對陸靈,那可真叫做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陸靈回頭一看,見是孟少樂,頓時甜甜一笑,道:「不會呀,少樂哥哥,大樹是通靈的,它肯定能聽懂我說的話,它剛才還回應我了呢。」

孟少樂捏了捏陸靈臉頰上的嬰兒肥,道:「那隻不過是風吹樹葉發出來的聲音。」他看了看陸靈背上的竹簍,道:「你要去採藥?我陪你去吧。外面野獸很多,我為你保駕護航。」

作為青梅竹馬,作為瘋狂追求者,孟少樂認為自己有權利也有義務對外出的陸靈進行貼身保護。

不過對於孟少樂的主動,陸靈卻並不怎麼感激,話語之間保持着友好的距離。

「不用啦,你也很忙的嘛,我只不過是去村口採集一點止血草而已,很快就回來了,沒有任何危險。」她看了看身邊的蒼天大樹,補充了一句:「神樹會保佑我的。」

「哦,好吧,那你自己要小心點啊。」孟少樂說。

「知道了。」

村子外面就能夠看到濃郁的霧氣了,聽人說這可能是有毒的瘴氣,但是這麼多年過去了,也沒有聽說有誰因為這瘴氣中毒的,於是也就沒人去理會了。只是視線受阻,這裡又野獸橫行,確實增加了幾分危險。

只不過走了幾分鐘,陸靈就看到一片生長旺盛的止血草,以及草地上躺着的一個人。

「這裡與世隔絕,怎麼會出現一個人?是村子裏的人嗎?咦,好像不是村子裏的呀。」

陸靈壯着膽子走過去,卻看到地上躺着的是個年輕的小夥子,穿着怪異的衣服,留着怪異的髮型,手裡還拿着一把怪異的刀。

躺在地上的自然就是體力透支昏迷過去的秦天了,他可不知道自己現在正在被一個漂亮妹子打量着。

「他昏迷在這裡,要是不管的話,到晚上肯定會被野獸啃得連骨頭都不剩。等我先採了止血草,再帶他進村子裏去吧。」

這樣想着,陸靈又多看了他一眼,隨後便開始採摘止血草。

採集好了止血草,陸靈見秦天還沒醒,不由得撇撇嘴,自言自語道:「居然還沒醒?難道要我背你進去不成?」

她在秦天身邊蹲下,沾滿泥土的右手拍了拍秦天的臉頰,輕聲喊道:「喂喂,你醒醒。」

奈何秦天一點兒反應也沒有。

「怎麼跟個豬一樣,這樣都不醒。」陸靈表示十分不爽。

隨後她開展了各種掐人中,捏大腿,一通折騰,秦天依舊巍然不動。

「不會是個死人吧?」陸靈也是沒轍了,不過探了探鼻息,她又鬱悶了:「這也沒死啊。」

既然沒死,那就不能丟在這裡不管,說不準今天晚上就來個黃鼠狼把他叼走呢?

這樣一想,陸靈覺得自己必須把這傢伙給弄回村子裏去了。她想把秦天背起來,但是她背後現在卻有個裝了葯的竹簍,沒辦法,她只能以公主抱的姿勢,把秦天抱在自己胸前,往村子裏走去。

試想一下,一個男人的一生,有幾次被女人公主抱的機會呢?但是可惜的是,秦天現在睡得跟死豬一樣,對這一切毫無察覺。

畢竟是生活在山裏面的人,雖然才是個十三歲的妹子,但是那力氣也不容小覷,秦天一百多斤的肉扛着,走了一里地不帶歇氣的。

孟少樂在樹下的石凳上坐着,遠遠的就看見陸靈往村子裏走,他一下子站起來,臉上擺出人畜無害的笑容,往陸靈那兒走去。

「靈妹,你回來了……」剛剛打了個招呼,就看到陸靈懷裡抱着的秦天,臉上的笑容瞬間不見了,隨後詫異地問道:「他是誰?」

他的語氣變得十分生硬,仔細聽似乎還能從中間聽出來夾雜的怒火。

憑什麼?

憑什麼這個男人能夠躺在陸靈的懷抱里?那是自己也從來沒有享受過的待遇!

孟少樂覺得,自己心目中純潔的靈妹,懷抱已經被這個渾身污穢的男人玷污了!

陸靈能感覺到孟少樂心情的急劇變化,這種變化只要不是白痴其實都能感受出來,因為簡直太明顯了。

她低頭看了看依舊昏迷不醒的秦天,微微皺眉,以此來表達對孟少樂這質問的口氣的不滿。

她說道:「他是我在採藥的時候發現的,當時他昏迷了,躺在地上。我不忍心他晚上被野獸啃噬掉,所以帶回來了。」

「他不能進村子。」孟少樂用不容置疑的語氣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