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都市之紈絝軍醫
都市之紈絝軍醫 連載中

都市之紈絝軍醫

來源:掌讀 作者:葉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葉秋 現代言情 鄭斌

身為藥王宗弟子,遭受他人嫉妒,意外身故
身死魂不死,附體於京城一家豪門痴傻小子身
本以為豪門生活愜意,誰曾想的是,此豪門非彼豪門,面對着危機重重的豪門,他不得不自我奮進,藉助自我重整豪門、提升自我實力,重回山門復仇
誰知,大千世界無奇不有,奇遇、艷遇、機遇,且看看豪門小子葉秋如何玩轉、如何翻轉這一切的
展開

《都市之紈絝軍醫》章節試讀:

第3章 溫水煮青蛙


提起葉家,能夠讓人耳熟能詳的就是葉家老祖宗葉青山跟葉家『小傻子』葉秋。葉家那可是燕京排的上號的大家族,其當家人葉青山,那可是上過戰場的老將軍,戎馬一生,如今更是不多僅存的軍隊碩果元老之一,在軍委排號前三的。

至於小傻子葉秋嗎?是葉老的孫子,也是葉家第三代唯一的男丁。曾幾何時,那也是英俊瀟洒的紈絝公子爺一位。五年前的一場意外車禍,葉青山的長子以及兒媳婦慘死當場,伶俐聰明的葉秋卻是嚇傻了。多年來,葉家不知道請了多少大夫,結果都是一個樣子。

葉青山有心隱瞞這個消息,還是被傳出去了,他倒是不避諱什麼,反正他們葉家家大業大,養葉秋一輩子也是無所謂的。

然而,禍不單行的是,三天前,小傻子葉秋被人教唆上樹掏鳥窩,一腳踩空,直接從樹上跌落成植物人。葉青山葉老爺子得知這個消息的時候,當場昏厥過去了,這會說是還在軍區總院躺着呢?

葉青山葉老爺子倆兒子,長子葉劍鋒以及媳婦五年前就走了。次子葉劍軍,這會說是在國外執行任務呢?老爺子病重入院了,葉劍軍卻是沒能回來,葉家一時之間連帶一個當家的都沒有。

此時此刻,葉秋坐在床上,眉頭一會緊皺,一會舒展,好像是在思考什麼似得。

看了一眼四周,對方揉揉自己發脹的腦袋,他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一股疼痛感從腦海裏面傳來,心裏面出現一股超強的興奮,臉上由於激動變得一片潮紅起來了。

準確的來說,他不是葉秋,是來自長春不老谷的藥王弟子。他,從小便被師傅帶上山去,更是親自為其鍛煉筋骨,傳授其醫術以及秘術。本身天資聰明的他,學習什麼東西都要比其他人快,還能舉一反三,自是得到師傅以及師妹的青睞了。誰成想,為此得罪了暗戀師妹的大師兄,慘遭對方陷害身死。

原以為必死的他,卻是機緣巧合下來到了這裡,還融合了對方的記憶。從對方那個零零散散的記憶裏面,他了解到了對方所處的年代,跟他所處的年代是一樣的。這一點讓他非常慶幸,恨不得插上翅膀飛回藥王谷,去找自己的師傅、師妹去。

突然,他的神色一黯,不為其他的,這具身體的體質實在是太差了,根本不是那人的對手。這也是為何他剛才眉頭一會舒展、一會緊張的原因。

緩緩地走到鏡子面前,仔細看了一眼鏡中人物,模樣還倒是蠻清秀的,再加上那個顯赫的身世,讓他倒是很滿意。當下對着鏡子,自言自語道:「兄弟,對不住了,我佔據了你的軀殼,以後呢,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會替你盡孝,會替你父母報仇的··」

理了理一下凌亂的劉海,葉秋忽然想到一個嚴肅的問題,那就是他的秘法還在不?隨後自嘲的笑笑,秘法他還記得,想要一下子恢復卻是很困難的。好歹,這家也是大富大貴之家,完全付得起自己打熬身體的大補之物的。

「噼里啪啦··」

正當葉秋找到紙筆,打算默寫一下打熬氣力需要的器具以及藥材的時候,前面卻是傳來了噪雜的聲響,這讓他眉頭緊皺,放下手中的簽字筆,直奔前面去了。

葉家的前四合院裏面,倒是熱鬧的很,只見到一名中年男子正在跟一幫人對峙着呢?

「謝文山,你他奶奶的,趕緊給我滾蛋,我今天來找葉老爺子的,你擋在這裡算什麼?快點,趁我現在還沒有生氣,趕緊給我滾···」

前堂裏面倒是有者不少人,打扮的也算是中規中矩,說話的男子大概在三十歲上下的樣子,一身正裝西服,穿的倒像是人模狗樣的。此人不是別人,是燕京鄭家鄭老爺子的親孫子鄭斌。

跟着鄭斌前來的,大都是一些依附於鄭家或者依附於鄭斌的人,年齡有大有小,這會正在跟着鄭斌起鬨呢?

「鄭斌,這是是葉家,可不是你們鄭家,你想要撒野的話,回你們鄭家撒野去。還有,趁我現在沒有發火,趕緊給我滾。」謝文山冷冷的看着對方,怒罵道。當然若不是考慮對方是鄭家的人,他早早的就動手了。

鄭家,現在算是跟葉家排名差不多的大家族,相對於葉家來說,鄭家子嗣比較多,使得他們鄭家漸漸的傲氣起來了。但假若五年前沒有葉家幫襯的話,鄭家說不定早就被人家擊垮了。

當然葉家也不是免費幫助鄭家的,葉家開出來的條件,就是鄭家鄭文爽要嫁給小傻子葉秋,替葉家開枝散葉。鄭家當時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了,他們想也沒想直接答應了。

然而,隨着鄭家的地位漸漸的穩固,甚至有超過葉家的趨勢,他們單方面打算悔婚了。

這不聞到葉秋摔成植物人了,葉家老祖宗葉青山還在武警軍區總院躺着呢?鄭家便讓鄭斌過來打探一下究竟,看看情況到底是不是如他們得到的消息一樣。若是葉秋真的成為植物人了,他們鄭家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提出解除婚約了。

「謝文山,你不過是葉家的一條狗而已,我可是那小傻子的大舅子,我再警告你一次,起開,再敢攔着的話,別怪我不客氣了。你們說大舅子來看妹夫,是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鄭斌冷冷的回應着謝文山,與此同時他還朝着身旁的人問了一句。

「那可不是,絕對的天經地義,那啥,不是好狗不擋道嗎?趕緊閃開唄,也不知道你家主人怎麼教的,連這點規矩都不懂··」

「大舅子來看妹夫,那不是很正常的,親戚之間的溝通,我說那謝文山,你沒事杵在這裡幹啥,該幹啥幹啥去··」

「謝文山,你這麼攔着我們,不讓我們進去,是不是在裏面幹什麼見的人的勾當··「···這些人可謂是越說越無恥了,再加上背後有着鄭斌在,他們倒是什麼話都能夠說的出口,就算是將來葉家追究的話,也是沒有什麼證據。

「吵吵什麼?都在這裡吵吵什麼?這裡是葉家,不是你們鄭家,想要吵架的話,滾回你們鄭家吵去吧。」就在謝文山不知所措,準備喊來衛士轟人的時候,卻是從他後背傳來一聲戲虐的聲音。

發出聲音的不是別人,正是剛剛醒過來的葉秋,他早早的來到這裡,卻是沒有出聲,而是靜靜的聽着這些人吵吵什麼?如今弄明白了,也就現身了。

鄭斌一愣,等等,他腦袋有點轉不過圈來了,之前他不是沒有見過葉秋,對方給人的感覺不是這樣的。忽然間,一個可能性出現在鄭斌的腦海裏面,但很快的被他否定了。葉秋變傻的事情,那可是不少有名大夫下的結論。

葉秋的出現,也是着實嚇了謝文山一跳。別人不知道葉秋成為植物人是不是事實,他作為葉老爺子的貼心人,哪能不知道啊。一個被嚇傻又被醫生下結論可能醒不過來的人,卻是出現在這裡,吐字還是如此的清楚,這讓他的腦袋有點蒙圈了。

「阿秋,你?」謝文山,疑惑道。

「文山大哥,這事情待會慢聊,先把這些煩人的臭蟲打發了再說。」說著,葉秋緩緩的走向鄭斌等人。

鄭斌身後的人跟鄭斌一樣,他們這會也是有點疑惑呢?一個已經傻掉五年的人,最近又被醫生下結論成為植物人的人,怎麼會活生生的出現在他們面前呢?

隨着葉秋一步步的靠近,鄭斌的身體卻是不由自主的往後靠,忽然間,讓他想到了五年前的那個葉秋,那個愛管閑事、愛打抱不平的葉秋、不少人都被葉秋收拾過,他就是身心受害者之一。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情,葉秋也就是空空一個架子嚇唬一下這些人,真的動起手來,還真不是這些人的對手。但這樣也就夠了,鄭斌等人還是被他嚇住了。

「還不趕緊給我滾。」

深深的喘了一口氣,葉秋冷冷的朝着鄭斌等人,喊道。

這裡是葉家,再加上這個不知深淺的葉秋,鄭斌還真的沒有那個膽子對峙下去。但他鄭斌好歹是公子哥,他鄭家也是燕京的大家族,這個面子不能丟。

「哼,小傻子,這筆賬我記住了,今日之事,他日必定雙倍奉還。走··」

一個走還沒有說完,葉秋卻是一個鞭腿上來,措不及防的鄭斌被踢翻在地。旁邊其他人眼睜睜的看着這一幕,卻是沒有人敢靠上來的。鄭斌身後有着鄭家不害怕葉家,他們背後可沒有這麼大的家族,不等葉秋動手,他們一個個的往後撤去。

「你你··」

鄭斌做夢都沒有想到,葉秋會如此不按照常理出牌,本想指責對方一番,猛然看到對方的神色,一句話卡在喉嚨裏面,迅速的扭過頭來往外奔去了。

帶頭的都走了,那些助陣的小嘍啰逃也似的從葉家大院離開了。

目視着鄭斌等人狼狽離開的背影,葉秋嘴角出現一抹冷笑,之前的他實在是太善良了,以至於慘遭身死。如今上天給他一個機會,他自是不可能像之前那樣懦弱的活着了。

「阿秋,你沒事吧?」謝文山走上前來,關心的問道。

葉秋隨手接過飄過的樹葉,看了一眼謝文山,輕笑道:「沒事,文山大哥,讓人給我準備點吃的送過來,我餓了。」

說完,葉秋邁着輕盈的步子從這裡離開了,留下一臉愕然的謝文山。腦袋到現在還沒有反應過來呢?一時之間,他還有的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豪門,可不是有權就能夠建立起來的,還得有着相當的經濟實力。葉家這樣的豪門,可不僅僅是有着葉青山在軍中的地位,其家族在經濟方面那也是有所建樹的。葉青山主導者軍事這一塊,葉青山的兩個堂兄弟葉名琛、葉旻陽分別主導者葉家的經濟來源。

隨着葉家正房的沒落,葉名琛以及葉旻陽兄弟紛紛把目光瞄向了這一塊。私底下兩兄弟,不止一次的想要把自己的子孫過繼到葉青山名下。二人什麼打算,葉青山心裏面清楚的很,怎麼可能讓這兩人如願呢?

這次葉秋變成植物人了、葉青山生死不知,一下子讓兄弟二人看到了希望。希望有了,他們卻是沒有足夠的膽量去碰觸這根紅線的,為此,他們不得不把消息透漏給葉家以外的其他人。鄭家,就是他們選擇的對象之一。

當得知鄭家派出正斌前來的時候,葉名琛跟葉旻陽不得不在心裏面暗暗的罵道,鄭家的那個鄭根生老傢伙太狡猾了。讓鄭斌前去,進可攻、退可守,反正怎麼他們鄭家都是不會吃虧的。

估摸着鄭斌差不多把葉家鬧翻天的時候,葉旻陽跟葉名琛兄弟二人各自帶着他們的兒子、孫子前來『維護』他們葉家的正義來了。在他們想來,不管是不是葉青山安排的這一切,關鍵時刻,他們站出來,將來他們兩人都有一人有可能主政葉家的。

二人的謀算倒是合乎常理的,誰能夠想到的是,老天在這裡給他們開了一個極大的玩笑。那就是鄭斌被醒來的葉秋削了之後,他並沒有按照原路返回,選擇另外一條道繞道離開了。也正是這樣的緣故,導致雙方路上沒有碰頭,也給葉家二老找羞辱埋下了伏筆。

一個字靜、兩個字很靜,葉家前院這會異常的安靜,除了外面的崗哨之外,葉旻陽等人並沒有見到其他人。難道是進入後院去了,一個個心裏面激動起來了。作為葉家的成員,別人不清楚後院代表什麼意思,他們可是非常清楚的。

後院,算是他們葉家的一個禁地吧。一般情況下,是不允許外人進入的。這會前院沒有什麼動靜,鄭斌等人想來已經進入後院了。

寢不語、食不言,這是葉家老爺子定下的規矩。就算是葉秋是老爺子最喜歡的孫子,那也得按照這個規矩來。此時此刻的,儘管謝文山腦袋裏面有着不少疑惑,他還是挺着筆直的身子坐在一旁,看着葉秋享受面前的美味。

迅速的解決掉面前的美味,葉秋拍了一下圓鼓鼓的肚子,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搖頭說道:「吃飽了?文山大哥,你是不是想知道什麼?」

軍人的性子,比較耿直,謝文山倒是沒有隱瞞,當下如實的回應道:「是的,阿秋,我很好奇。若不是你模樣沒有變化,我都會認為是別人假冒的呢?你這個前後變化,實在是太大了,難道你這五年來,都是裝給其他人看的。」

葉秋擦了一下嘴巴上的飯粒,朝着謝文山翻了一通白眼,用着嚴厲的語氣,道:「文山大哥,有些事情,現在還不是時候,等到合適時候,我會告訴你的。對了,我爺爺身體怎麼樣了?」

聽到葉秋這麼一說,謝文山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至於葉秋提到的老首長,他也是不太清楚的。

「我也不太清楚,老爺子這會還在武警總院呢?那邊的消息封鎖的比較嚴密,到現在也沒有傳出來什麼消息來。」謝文山搖搖頭,苦笑道。

還沒有等到葉秋說話,卻是見到不少人湧進來了。前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那葉旻陽兄弟等人。當他們看到站在餐廳裏面的葉秋,一個個傻眼了,各個不知道怎麼回事了?不是說葉秋成植物人了嗎?

通過記憶,葉秋知道帶頭的兩個老人,是老爺子葉青山的兄弟葉旻陽、葉名琛,他們分別掌控者葉家的經濟命脈。大概也就是這樣的原因,讓老爺子對他們非常寬容的。但寬容不等於縱容,今天兩人聯袂而來,看其模樣就知道來者不善的。

「諸位、諸位,可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不知道今天一起來,所為何事?」

葉旻陽等人不知道如何開口,還沒有等到他們想好呢?葉秋主動開口了。

剛才葉秋出現在這裡,他們就覺得不可思議了,現在聽着葉秋吐字如此清楚、邏輯如此清晰,再次讓他們怔住了。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的是,那個痴痴獃獃的葉家小傻子摔成植物人之後,醒來竟然不在痴傻了。頓時間,一萬個草泥馬出現在他們的腦海裏面。抱着前來看好戲的他們,卻是被人家惡狠狠的扇了一巴掌在臉上。

「那個、那個,葉秋,你說這話可就有點生分了,一筆寫不出來兩個葉字來,我們好歹都是一家人不是。這不得知你摔成重傷,我跟你三爺爺他們前來看看你,沒想到天佑我們葉家···」

葉秋的話音落下來之後,葉旻陽上前一步,面帶着笑容,笑着恭賀道。

虛偽、還真不是一般的虛偽,在葉秋的腦袋裏面,這個葉旻陽可不是什麼好貨色。不過,眼下他秘法還沒有恢復,也不知道葉家老祖宗啥意思,自是不會把葉旻陽等人得罪死。必定,葉旻陽等人掌控者葉家的經濟命脈,萬一這些人真的倒戈了,最終損失慘重的還是他們葉家。

「那就有勞多位關心了,醫生說我現在基本上沒事了,不過還得需要休息。哎呦,我好睏,我要去休息了,就不送你們了。」說著說著,葉秋做出來一個打哈欠的姿勢來,再加上葉秋本身刻意的表演,葉旻陽等人額倒是沒有看出來什麼的。

還是那麼的不近人情,這是葉旻陽等人相視一眼,似乎在敘說這件事情。既然對方驅趕他們了,他們也不好留在這裡了,說了幾句關心的言語,便各自帶着自己的親屬從這裡離開了。

葉秋這個葉家正房的嫡系子孫可以擺譜,謝文山卻是沒有這個膽量的,當下便親自一一的把葉旻陽等人送出葉家的前院。

「走了,那群蒼蠅都走了吧?」等到謝文山出現的時候,葉秋放下手裏面的書籍,笑着打趣道。

謝文山點點頭,卻是沒有說什麼?來到葉家不少年頭了,葉家內部的一些事情,倒是知道的不少。葉家的這兩房一直惦記着能夠成為葉家的嫡系正房呢?先前葉秋瘋掉了、葉青山的次子卻是沒有成家立業,對實現他們的夢想倒是近了一步。如今,葉秋醒轉過來了,他們的那個想法簡直就是白日做夢。

應着葉秋的要求,謝文山一一的把最近五年來發生在葉家、鄭家等幾大家族裏面的大事情敘說了一番。葉秋腦袋裏面有着的只有五年前的記憶,中間這五年卻是一點都沒有印象的,為此,他不得不藉助他人來了解一下這中間五年發生了那些大事情。

從謝文山得到一些訊息之後,葉秋眉頭緊皺起來了。先前他還打算利用葉家的富有,早日達到功法大成,然後提着三尺青鋒前去長春不老谷找那人報仇呢?

此時的他,卻是跟葉家一損俱損、一榮俱榮了,稍有不慎的話,他極有可能有着殺身之禍的。五年前,他的父母為何會身亡,他為何變成痴傻的模樣,這背後肯定有人暗中操縱這一切。

想到這裡,葉秋揉揉自己的腦袋,看了一眼謝文山,鄭重的問道:「文山大哥,我能相信你嗎?」

「能,我謝文山的命,是老首長救下來的,沒有老首長的話,就沒有我,從我進入葉家那一刻起,我就把自己當做葉家的一份子了···」聽到葉秋語氣如此鄭重,謝文山站起來,拍着胸膛出言保證道。

見到對方這麼說,葉秋算是初步接納了對方,但想要取得他的信任,這一點是萬萬不夠的。

「那好,文山大哥,我想見見爺爺,你替我安排一下。」盯着謝文山的眼睛,葉秋一字一句的說道。

謝文山卻是沒有回應葉秋,而是陷入一種愁眉不展的情緒當中去了。

「文山大哥,就當我求求您了。有些事情,我必須跟爺爺溝通一番,這些都是事關葉家存亡的事情。」見到謝文山遲遲沒有回應,葉秋決定繼續加把火。

葉家的生死存亡,這句話,卻是把謝文山的推辭堵得死死的。你不是口口聲聲說,自己是葉家人嗎?這會可是關乎着葉家生死呢?

「葉家生死存亡,好,我倒是想要聽聽,到底一個怎麼樣的生死存亡?」

就在謝文山不知所措的時候,從外面傳來一聲渾厚的聲音,算是替他謝文山解圍了。

來人不是別人,正是外界傳的沸沸揚揚,已經住進高級病房的葉青山。此時此刻的,葉青山走起路來,虎虎生風,面色紅潤,哪有一點生病的樣子。

「老首長(爺爺)」

一見到來人出現在屋內,謝文山跟葉秋上前齊聲喊道。尤其是謝文山更是激動的差點跳起來,葉家老祖宗住院的這兩天,他都快要瘋掉了。外面不少人打着拜訪的幌子前來,私底下卻是想要幹什麼,他心裏面非常清楚。生怕被這些人看出來什麼,他不得不故作鎮定鎮場子。

今日若不是那葉秋醒來,他一時之間還真的不知道對付鄭斌等人呢?必定那鄭斌可是站在道義的制高點,葉家沒理由不讓對方進去的。

葉青山卻是沒有理睬謝文山,而是三步兩步走到葉秋面前,用手仔細的撫摸着葉秋的臉龐,與此同時,虎木卻是淚光閃爍的。想想老將軍戎馬一生,流血不流淚,這會面對着自己的親孫子,早早不知道淚水是何東西的老將軍,卻是閃現出來了。

不用秘法感知,葉秋這會也是深刻感受到身旁身材高大老人的情緒波動的,早早已經融入葉秋記憶的他,伸出手來,拍打着老者的後背,輕聲道:「爺爺、爺爺,不要難過了,不要難過了,都過去了。」

「對對,都過去了,都過去了,我家麒麟兒好了,我家麒麟兒好了·」說著,老者一邊用手抹去眼角的淚水,一邊拉着葉秋的手左看右看,生怕會錯過什麼似地。

這會的葉秋卻是被看的發毛,生怕被看出來什麼似地?讓他慶幸的是,葉青山並沒有想其他的,他這會腦袋裏面除了高興還是高興。五年來,他無時無刻的不想着葉秋能夠康健。這會葉秋突然康健了,壓在他心口的大石總算是松下來了。

「老首長、老首長,阿秋剛剛醒來,身體方面還有點吃不消,您看看您們是不是先坐下來,然後再聊。」站在一旁的謝文山也被這一幕感動了,隨後好心的提醒道。

經過謝文山的提醒,葉青山拍拍自己的腦門,自嘲道:「你看看我你看看我,上了年紀,就不中用了。來來,小秋,坐這裡,好好的跟爺爺嘮嘮嗑,你不知道五年來,爺爺是··」

聽到葉青山的言語,葉秋心裏面暗暗的搖搖頭,幸好這具身體的主人是傻了五年了。要不然,他還真的不知道怎麼應付面前的老者呢?稍有不慎的話,就會被人家揭穿的。

爺孫兩個人聊天,大都是老爺子葉青山再說,葉秋像是一個小學生一樣坐在一旁聆聽。

「爺爺,文山大哥,不是說您生病住院了嗎?現在看您這個樣子,不像是身體有什麼毛病啊?」

好不容易等到一個機會,坐在葉老爺子身旁的葉秋,出言質疑道。

旁邊負責倒茶送瓜果的謝文山,也終止了手裏面的動作,他也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

葉青山聽到葉秋的質疑,看了看葉秋,再看了看謝文山,簡單的把這裏面的故事梗概敘說了一番。原來葉青山裝病,也是為了進一步引出葉家的敵人以及看清楚一些人的嘴臉。五年前來,葉青山一直暗中追查葉秋父母身亡以及葉秋變傻的事情,暗中始終有人阻撓,導致現在也沒有查出來什麼?

他葉青山也不是那種冥頑不化之人,知道查不出來什麼,也就把這件事情給擱淺了。結果,讓人沒有想到的是,竟有人再次打上了葉秋的主意,還把葉秋弄成植物人了。一氣之下的葉青山,決定來一個瞞天過海,看看暗中到底有多少人覬覦着他們葉家的一切。

計策倒是不錯,不少人牛鬼蛇神也紛紛跳出來了。哪成想,鄭家跟葉家的旁支也跟着摻和進去了。若是讓他們鬧下去的話,後果不堪設想的,故此,葉青山老爺子主動從武警總院出來了。

「爺爺,爺爺,不要生氣了,他們若是得到你安然無恙的消息,這會該心驚肉跳了。沒準,膽子小的,還會被嚇倒住院呢?」葉秋一邊站起來為老爺子捏肩,一邊笑着打趣道。

「哈哈,哈哈,嚇死才解氣呢?哼,要是老子再年輕二十歲的話,非得拎着盒子炮上門斃了那些玩意。對了,文山,你給我通知一下葉旻陽他們,就說我說的讓他們來葉家老宅一趟。」聽到葉秋打趣,葉青山哈哈大笑起來了,隨後想到了什麼,朝着不遠處的謝文山吩咐道。

老首長吩咐了,謝文山哪裡敢說不是?還沒有等到他離去,葉秋站出來了制止了。

「文山大哥,且慢。」葉秋先是喊住了謝文山,而後朝着身旁的老爺子,勸道:「爺爺,現在還不是動他們的時候,二爺三爺他們一脈一直把持着我們葉家的經濟命脈。兔子逼急了,還咬人呢?萬一他們要是真的倒戈其他家族的話,最終損失最大的還是我們葉家。」

「哼,那也不能便宜他們,這次他們做的實在是太過分了。假若老頭子真的不在了,葉家沒準還真的到他們手裏面去了。」葉青山冷哼了一聲,言語裏面卻是對葉旻陽等人的不滿。

聽到老爺子葉青山的言語上面鬆動了,葉秋繼續勸道:「爺爺,暫時便宜他們,大不了以後再把利息收回來就是。這次發生的事情,爺爺就可以當做什麼都沒有發生,不需要去追究什麼,眼下需要做的,先穩住他們,然後再來一個溫水煮青蛙,等到他們想明白的時候,也已經晚了。」

溫水煮青蛙?葉青山笑了,忽然抬頭看了一眼葉秋,發現自己的孫兒病好之後,完全像是換了一個人似得。承若不是樣貌各個方面都一樣的話,他還真的懷疑有人冒充葉秋了。先前沒有傻的葉秋,做事情向來都是不會考慮這麼多的,率性而為,導致他在京城一個檯面上的朋友都沒有。

「也罷也罷,給我乖孫一個面子,讓他們多蹦躂一段時間吧。對了,乖孫,你剛才提出來的要去軍隊鍛煉,我看就算了。身體剛剛恢復,還是待在家裏面修養一段時間再說吧。」葉青山點點頭,贊同道,突然他的話鋒一轉,扯到葉秋剛才提出的那個要求來了。

去軍隊鍛煉,是葉秋醒來仔細考慮一番的。曾經的他跟着師傅修習秘法跟醫術,秘法跟醫術都達到一定的層次了。待在葉家大院的話,藉助藥理的作用,或許能夠恢復的很快,但最容易被葉家人察覺出來的。故此,他想了一番之後,決定去軍隊,利用軍隊鍛煉身體來躲避一下葉青山的疑惑。

「爺爺、爺爺,算我求求你,求求你了,你不是從小就教導我嗎,說咱們葉家祖祖輩輩都是軍人,讓我長大後也要當一名合格的軍人··」想也不想的,葉秋直接拉着葉青山老爺子的袖子,撒嬌起來了。

「不行,說什麼都不行。」葉青山站起來,拿開葉秋的手,很堅定的說道。「這事情以後甭提了,好好的給我休息去吧。」

「哼。」

葉秋見到葉老爺子不同意,冷哼一聲,甩着膀子從這裡離開了。目視着葉秋離開的背影,葉青山搖搖頭,嘴裏面卻是笑罵道:「跟他老子一個德行的貨色。」

「老首長,我覺得阿秋的想法是不錯的,您總不能一輩子護着他吧。那些人的爪子就算是再長,他們也不敢直接把手伸進部隊裏面去。還有,就是首長他這會不也是快要回國了嗎?您直接把阿秋送到首長所在的部隊去,有首長在那裡,阿秋鐵定是不會吃虧的··」矗立在一旁的謝文山,聽完葉青山的話語,出言勸道。

葉青山白了謝文山一眼,卻是沒有說什麼?腦海裏面卻是想着其他的事情。在他想來,這會燕京某些地方應該會炸開鍋了,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的是自己根本沒有病。還有,葉秋意外的康復了,想來也是有人不高興了。

「這事等兩天再說吧,小秋,剛剛醒來,身體還沒有復原,等到復原再說吧。」丟下這麼一句話,葉青山背着雙手離開了。

偌大的大堂裏面,只留下一臉驚訝的謝文山,什麼叫做身體沒有復原?沒有復原的話,一腳能夠撂倒鄭斌,就算是對方偷襲,那個速度自己都比不上的。想到這裡,謝文山真的想要去找葉秋切磋一下,但考慮到老首長剛才的話語,他還是忍住了這個衝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