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邪婿
邪婿 連載中

邪婿

來源:有書閣 作者:何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何蘭 林月 現代言情

「聶城!你給我出來!」西海市第一美女關小夢穿着單薄的蠶絲睡衣撞開房門沖了進來,手裡還拿着一條蕾邊短褲
「你現在洗點衣服都洗不幹凈嗎?」關小夢衝到房間里,....展開

《邪婿》章節試讀:

第2章 演小品呢?


「妹妹,我可能也被人騙了!」林月苦着臉說到。

「你被人騙了就來騙我?」何蘭梗着脖子問到,她現在憤怒的倒不是因為差點被騙了25萬,而是被關小夢找到機會說她是綠頭蒼蠅,並且這還是她自己撞上去。

聶城咳了聲,「呃,其實騙點錢倒沒沒什麼,就怕你以前也戴了假貨出去,別人暗地裡笑你笨的跟豬一樣。如果他們還笑關叔有眼無珠,那關叔要是知道了,肯定會非常惱火,覺得你給他蒙羞了!」

關叔就是聶城的岳父關懷山。雖然聶城已經入贅了,但關懷山卻沒讓他改口叫爸爸,還是跟以前一樣叫關叔。

何蘭又被嚇的抖了下,如果關懷山遷怒於她,這事就可大可小了。

「是喔!我得跟我爸提個醒,讓他有個準備,不然在一些公眾場所被人突然拿這個發難,那就貽笑大方了!」關小夢靠在二樓護欄上,不怕事大的補刀。

「時間不早了,我去上班了!蘭姨你別生氣,好好說,千萬別動手,動手也別抓臉!」聶城再補一刀後,趕緊溜了。

這算是他入贅關家兩年以來,第一次和關小夢一唱一和了。

聶城趕到公司,主管高正邦已經在辦公室等他了,辦公室裏面除了高正邦外,還有助理劉毅。

關懷山已經通過秘書暗示了高正邦,不要給聶城好**吃,以最快的方式把他趕出公司,不過要符合規定,不能被對手抓到把柄,說關懷山刻薄無信。

高正邦作為一個小小的主管,平時連見董事長的資格都沒有,這次居然被董事長的秘書委派任務,所以自然是拼盡了全力去表現。

「雖然你是靠吃軟飯才進我們公司的,但你放心,我不會歧視你的!」高正邦皮笑肉不笑的拍了下辦公桌上的一本賬本,「這是你的實習任務,去岩江市收筆欠款來。」

毅哥則黑着臉說道:「別以為你在公司裏面還可以吃軟飯,公司是有規定的,如果你實習任務都沒有做好,那隻能收拾東西滾蛋了。公司不養閑人!」

「好的,我都明白!希望邦哥和毅哥多多關照!」

聶城伸手去那桌上的賬本,劉毅卻隨手一滑,賬本掉在了地上。

聶城頓了下,笑了笑,蹲下把賬本撿了起來。

「我們肯定好好關照你!怎麼說你也是董事長的上門女婿!」毅哥伸手去扶聶城,一塊手錶順勢滑進了聶城的口袋裡。

高正邦見狀後,微微一笑,說道:「沒什麼事的話,就去忙吧!」

「好的!那我去做事了。」

聶城點點頭,轉身出去。他翻開手上的賬本,欠款單位是岩江市的大城公司,實際掌控人是岩江市的地頭蛇劉寶。

這筆賬兩年都沒有收回來,公司派了幾個業務經理去收賬,都被揍了一頓。連那些有黑色背景的收賬公司都不肯接這個活,公司其實已經作為壞賬處理了。

高正邦把這個不可能的完成的任務交給聶城,擺明了是想快點趕他走。

聶城打開辦公室的門,外面已經圍了一群同事。眾人議論紛紛,都等着看聶城的笑話。

「大家好,我是新來的同事聶城,希望大家多多關照。」聶城說到。

這時劉毅突然跑了出來,喊道:「聶城,你別走!叫保安過來!」

「怎麼了?」一同事緊張的問到。

「邦哥的勞力士不見了,他一直坐在辦公室沒出去!聶城一來就不見了,肯定是他偷的。叫保安來搜身!」劉毅喊到。

眾人馬上圍住了聶城,兩個保安跑了過來,要搜聶城的身。

聶城推手道:「這麼多人,搜我身會不會不太好?」

「就是這麼多人作證才好,免得你說我們誣陷你!」劉毅回到,然後對保安道:「把衣服給我脫了,仔細看看,誰知道他會不會塞到什麼地方去?」

高正邦走了出來,假裝惋惜的語氣說道:「聶城,把手錶拿出來,這次就算了,否則弄的太難看了,只能公事公辦了。」

「怎麼公事公辦了?」聶城問到。

「偷東西那自然要叫警察了!」劉毅大聲回到,「不然這樣?請你吃麥當勞啊?」

聶城點點頭:「說的有道理!」

猶記得上一世,聶城被在這裡被當著眾人的面扒光了衣服,還被送到派出所去,雖然最後因為在手錶上沒有檢驗到聶城的指紋和皮屑,就當一場誤會處理。但聶城羞辱已經造成,公司里的人也都認定他是小偷。

「愣着幹嘛啊?」劉毅突然吼保安,「別摸外面了,先直接把衣服扒光了,他肯定藏裏面的!」

保安要動手,聶城後退一步,說道:「毅哥,你也在辦公室,會不會是你偷了邦哥的手錶?」

「我會偷邦哥的手錶?」劉毅大笑起來,「你在給我們講相聲嗎?」

眾人一陣大笑。

聶城微微一笑:「你喊這麼大聲,跟電視裏面賊喊捉賊的套路一樣?你不肯被搜身,難道真是做賊心虛?等會趁着搜我身的時候轉移贓物嗎?」

「我去!」劉毅甩了下頭,「老子今天陪你玩到底!」

說罷便將外套脫下,把口袋翻開給眾人看,再把裏面的T恤脫下來,露出心口上的一個老鷹紋身,幾個沒見過世面的女職員事發出驚嘆,看劉毅的眼神也更加尊重了。

劉毅得意的笑了下,瞪着保安:「又傻愣着幹什麼?還不給脫了?」

「我自己來!」

聶城也把外套脫下,翻了下口袋後,把襯衣也給脫了下來。眾人看見他全身都盤着一條惡龍紋身後,所有人都整齊的發出了驚嘆聲。

劉毅也被嚇到了,嘴角咧了下,「幹嘛?身上弄個紋身貼裝社會人?唬誰啊?」

「毅哥,你那個紋身貼掉色了!老鷹眼睛沒了!」聶城笑到。

眾人齊齊看過去,確實掉色了,發現劉毅是貼的紋身貼後,大家忍不住偷笑起來。

「那個紋身師,居然敢偷工減料!」劉毅面子掛不住,嘴巴倒挺硬。

「誒?等等!」聶城假裝剛發現一樣,指着劉毅的褲頭,「毅哥,你拿短褲夾着的一點反光的是什麼啊?」

「什麼是什麼?」劉毅吼到,他沒有想到手錶會在自己身上,心裏沒有防備,將那塊硬物取了出來,發現正是高正邦的水鬼手錶時,徹底蒙住了。

眾人一陣唏噓。

聶城笑着把衣服穿好,揉着太陽穴說道:「毅哥,你這也太不講究了,怎麼藏短褲裏面?喔,對了,剛才你說公事公辦?大家都聽着的,是怎樣公事公辦啊?」

「你小子會變魔術?」劉毅瞪大眼睛問到。

聶城噗嗤笑了出來,問道:「我怎麼變魔術了?」

「剛才我明明已經——」劉毅意識到自己差點又中了聶城的圈套,連忙收聲不說話。

但眾人也都明白怎麼回事,發出了一陣更大的唏噓聲。

高正邦從震驚中緩過神來,眼睛轉了一圈後,連忙走過來解圍道:「我想起來了,我早上跟劉毅玩遊戲,讓他把手錶藏起來,看我能不能找到!居然給忘了!」

「誤會!一場誤會!」高正邦拍了拍聶城的手臂。

「沒事,同事一場,就當這是給我歡迎禮了!」聶城笑着拍了下劉毅的肩膀,「辛苦毅哥扮丑角給大家表演小品了!」

劉毅嘴角抖顫着,面子快丟完了。為了挽回一點面子,突然大聲說道:「大家聽好,我開個盤!」

「開什麼盤啊?」一同事問到。

「賭聶城在醫院裏面住幾天,一個月?兩個月?三個月?大家下注,一比三的賠率!」劉毅喊到。

聶城皺起眉頭,「我去收賬,為什麼要住院?你應該設個收回了賬是多少賠率啊!」

眾人一陣笑,大家心裏面都認定,這賬是不可能收的回來的。

「你想下啊?」劉毅笑了起來,「行,那我就開個口子,你能收回那些賬,一賠一百!」

「這麼狠?我壓一萬!」聶城回到。

「哈哈!你說的啊,大家可以作證?到時候收不回來,我去醫院從你醫藥費裏面拿這一萬塊注金!」

「如果你輸了,就要賠我一百萬,你不再考慮下嗎?」聶城問到,「你應該拿不出這麼多錢吧?」

「這你放心,你如果真能把賬收回來,我拿不出這麼多錢來,我當著全公司人的面吃熱翔!」劉毅咧着嘴笑到。

聶城笑着點頭,拍了下劉毅身上的老鷹紋身,「趕緊把衣服穿起來吧,這小鳥的腳也掉色了!」

眾人一陣哄堂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