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新婚啞妻寵上癮
新婚啞妻寵上癮 連載中

新婚啞妻寵上癮

來源:有書閣 作者:沈默思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然 沈默思 現代言情

「這女人可真可憐,一個人來生孩子,就連老公都不來
」「可不是嗎?還是個啞巴
」在小護士的感嘆里,沈默思的嘴角卻露出了一抹幸福的笑意
要不是她不會說話,她....展開

《新婚啞妻寵上癮》章節試讀:

第2章 離開晉城


晉城市中心,整棟酒店燈火輝煌,就如同它的主人一樣霸道奪目。

沈默思穿着一身黑色的燕尾長裙站在酒店門口,最終還是一咬牙往裡走。

今天是晉城最大的商業酒會,晉城但凡有頭有臉的人都會來,而最奪目的當屬今天宴席的主人霍騫北。

「據說霍氏最近有大動作,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有幸分到一杯羹。」

「霍騫北那種冷血動物,他不動你就不錯了,還分你一杯羹?」站在他身側的人鄙夷的發出了感嘆,卻有意無意的壓低了聲音。

「咳,也是。」

來參加酒會的並非全都是誠心想看霍氏好的,除了一些人妄想能攀上霍騫北以外,大多數人還是存着不得罪霍騫北的心思才來的。

畢竟霍氏這幾年的動作堪稱雷厲風行,他們可不想找死。

等待了一個多小時,霍騫北才姍姍來遲。

今天霍騫北身穿一身黑色的西服,深邃的五官宛若刀削,在明亮的燈光下顯得奪人心魄。特別是他緊緊抿着唇,整個人更是多了好幾分肅殺之意。

他一出現,現場的所有人立刻噤若寒蟬。

「霍某多謝各位賞臉,今天來,是想宣布一件事。」霍騫北站在台上,縱然沒有刻意壓低聲音,一股子無形的壓力還是讓眾人下意識的屏住了呼吸,「洛河那個項目,我霍氏不會獨吞,只是希望各位拿出誠意來。」

短短的幾句話,甚至都沒解釋,卻像是一粒石子落入了水裡,盪出無數波浪。

洛河是塊大肥肉,誰都想拿到手,可霍騫北硬是一人拿到了手裡,大家都不存希望的時候,他又說不會獨吞!

也就是,他願意拿出來讓大家一起做了!

因這件事,宴會很快變得熱鬧起來。

「霍總,為什麼要這麼做?」霍騫北的助理皺着眉,雖然這件事霍氏內部的幾個核心人物早就知道了,可他還是不明白霍騫北的打算。

「你只需要按照我說的去做就行了。」霍騫北壓根沒打算解釋,快步消失在走道的盡頭。

助理在原地站了一會,無奈的搖了搖頭去幫霍騫北打理酒會。

霍騫北的心思,向來沒人猜得透。

乘着電梯,一路到了酒店的頂樓,霍騫北伸手解開領帶,推開了房間門,眼神卻瞬間變得冷厲起來!

因為此時,床上居然有人的形狀!也就是說,有人膽子大到來了他的房間!

頂樓也屬於酒店的VIP房間,可這個房間從酒店建成那天起,就獨屬霍騫北一個人,沒有他的吩咐,沒人敢來!

「滾出去!」霍騫北眸子一眯,滿是寒意。

可床上的人還是一動不動!

「該死!」霍騫北快步走到床邊,毫不留情的把被子扯掉!可是看到下面的人形玩偶以後,他的臉色更難看了。

居然有人敢和他惡作劇!看來是真的不想活了!

他怒氣沖沖的把文件袋丟到沙發上,轉身就要出去,可身後卻傳來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他沒有動,只是宛如一隻獵豹站在原地,猛地回頭!

「咚!」在一片白色的麵粉里,霍騫北應聲倒下!

沈默思握着手裡的酒瓶子,心跳如雷。

她是答應了宋然,可不代表她真的會拿自己的身體做交易!競標的底價是吧?那個文件袋肯定就是!

沈默思甚至都沒看霍騫北一眼,匆匆把文件袋塞到衣服里,快步離開。

她來之前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所以戴了白手套,就算霍騫北權勢滔天也查不出來是她做的!

而且,她故意穿了和酒店服務員一樣的衣服,今天又舉辦酒會,人來人往,霍騫北肯定查不出是她做的一切。

最主要的是,她拿到了競標的底價,到時候宋然一定會在霍騫北面前暴露,到時候不用她親自動手,霍騫北就會幫她拿回一切!

「我把文件帶來了,你應該實踐諾言了吧?」沈默思沖宋然比划著,心裏卻恨不得直接給宋然這個無恥小人幾巴掌,可她不能着急,只能忍耐。

宋然沒回答她,只是看了一遍文件確認無誤以後,打電話讓白慧心把孩子送來。

孩子很好,沈默思帶着孩子坐上不需要身份證的黑車以後連夜離開了晉城。

在她走後,晉城發生了很多事。

聽說霍騫北在陰溝裡翻船了,聽說他說好洛河那個項目要分出去的,最終卻食言了。

還聽說宋然在晉城混的風生水起,公司也是蒸蒸日上。

還聽說沈默思因為沈家破產下落不明,不過沈家在晉城這樣商業大國只是冰山一角,沒人在意。

時間一晃而過,四年的時間彷彿只是眨眼之間。

「思思,你知道嗎?宋然那個王八蛋要和白慧心結婚了!」電話里,孫曼霜氣的咬牙切齒的。

聽到這件事,沈默思的眼底只是略微划過了一抹怒意,很快指尖跳動在手機屏幕上,給孫曼霜回復:「意料之中的事。」

「你怎麼表現得那麼冷靜?我都快氣死了!聽說白慧心還是奉子成婚的!」

奉子成婚?這個詞在如今聽起來還真是諷刺。

當初沈默思也是奉子成婚嫁給宋然的,誰知道四年的時間一晃而過,白慧心也奉子成婚了。

「你什麼時候回來?我聽我爸說,你爸當年的死有問題。」

什麼?沈默思的眼睛驀地瞪大。

這四年她不是沒想過要回來報復宋然和白慧心,可是她拿什麼和他們斗?並且她還有孩子……

「你爸肯定是被人陷害的!」孫曼霜越想越氣,「你想啊,白慧心當時是你後媽,你爸又那麼信任她,要想動手腳,那太容易了!」

這些,沈默思都想過。

只是被孫曼霜這麼一說,那些猜測越來越清晰,也越來越堅定!

「思思,你有在聽嗎?」電話那頭,孫曼霜擔憂的問。

等待了許久,她終於收到了一條消息,雖然只有四個字,卻堅定無比:「我要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