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民間詭玉錄
民間詭玉錄 連載中

民間詭玉錄

來源:有書閣 作者:孫超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孫超 小趙 現代言情

我叫林海,是南方大學一名在讀研究生
在我研一的時候,導師讓我帶着三個大三的師弟師妹去外邊采玉,在產地來採買成色比較好的原石和玉石,同時,也有學院之間交流合作的意思吧
....展開

《民間詭玉錄》章節試讀:

第2章 做噩夢


當時我納悶的,咋的?他這是感覺不爽還真想找我罵起來?

於是回過頭去,卻發現孫超這時候拿了一個腦袋大小的布包站在中間,這正是之前他死活都不讓我碰的玉雕。

我正納悶,卻聽到他沒有表情地說道:「我剛才又去了一下市場,想鑒定一下,雖說有些結果,但是我還是不能確定這料子是不是真的,你來幫忙看看。」

他的話就像命令一樣,一點沒有讓我幫忙的意思,但是我本來就對那玉雕好奇得不得了了,也就沒端架子,直接興緻沖沖地坐起來讓他把東西拿過來。

孫超將布包放在我的床上,然後慢慢地解開,一抹乳白便露了出來。

我小心翼翼地將這尊玉雕舉了起來,細緻觀察,這上面雕刻的原來是一副龍吐珠的畫面,細節繁雜,栩栩如生,極其精密,可見雕刻者的工藝極高。

而整座玉雕觸及冰涼潤澤,隱隱起脂熒,可見玉料也是一塊好玉料。

這時候孫超的聲音響了起來:「之前我在市場上一眼看中了這塊玉,雖然我不太了解這種料子,但可以看得出這玉雕刻做的很好,就算是假的也值了。」

我點了點頭,說料子倒是真的和田白玉,只不過這麼一大塊玉雕,你花了多少錢?我們這次出來只是買料,這學校可不報銷的。

孫超白了我一眼,說這個就不麻煩你擔心了。

我笑了笑,又將玉雕仔細看了看,透過光線,能看到裏面就像棉絮一樣,可就在這時,藉著光線我突然看清在龍吐珠的珠子內部,有一條隱隱約約的紅線,就好像血絲一樣,看起來怪異無比,充滿了邪性。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在看到這條血絲的時候,我餘光隱隱約約瞥見孫超臉上露出一個有些病態的詭異笑容。

當時我心中一驚,正臉去看笑容又已經消失,反而孫超還是一副嫌棄的表情,好像生怕我給他把玉弄壞了一樣。

估計是小趙給我講的那個故事太嚇人了吧,給我留下陰影了,杯弓蛇影。

我搖了搖頭暗笑自己膽子也太小了,又仔細看了一遍玉雕便還給了孫超,瞅着時間也不早了,就給孫超說早點睡吧,明一早還得去玉場。

孫超本來就不太待見我,鑒定好了玉雕之後當然巴不得不和我說話,於是我們兩個就這樣睡了。

不得不說,舟車勞頓之後睡的還挺香,不過一會兒我就已經睡著了。但是沒想到這一睡,好久不做夢的我卻做了一個夢,還是一個可怕的噩夢。

我夢見深更半夜的時候我起來上廁所,房間里漆黑一片,卻看見孫超蹲在門邊自言自語。

我就去問他怎麼了這麼晚還不睡覺?

這個時候他卻不說話,只盯着我陰測測地發笑,看的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頓時就想起來了小趙給我講的那個故事。

這時候我再順着低頭一看,只見得他懷裡還像寶貝一樣捧着那尊玉雕,夢裡的玉雕變成了猩紅色,像是被血染成那樣似的,看起來詭異至極。

之後,便全部都是孫超詭異笑容的畫面。

總之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我已經是滿頭都是汗,想到夢裡的場景實在是太滲人了些。

這時候下意識轉頭看孫超,他已經起床了,一個人坐在床邊玩手機,見得這樣我才鬆了口氣,要是醒來的時候發現孫超真蹲在門邊自言自語,非得嚇死我不可。

不過噩夢只是噩夢,吐出口氣,我很快起床,簡單地洗漱了一下,估摸着時間也差不多了,便收拾了東西準備出發去玉場,可等到一切就緒,卻發現隔壁房間兩個小師妹還沒起床。

當時我就想這女生怎麼比我還能睡,作為祖國的花朵,早上的太陽,這可不太行啊!

於是直接撥打了蘇茜的電話,可是沒想到打了一圈卻沒有人接聽,我怪納悶的,又給陳心悅打去,電話約摸響了兩聲,一個帶着睡意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喂?」

我聽得這糯糯的聲音感覺心都要化了,但在師妹面前總得嚴肅一些,便咳嗽了一下正經道:「你們怎麼還沒起床?我們要出發去玉場了。」

電話那邊有些雜鬧的聲音,就好像信號不好一樣,接着傳來陳心悅的聲音:「我感覺我好像發燒了,頭很疼,可能去不了了。」

我聽得這句話一愣,怎麼就突然發燒了?

於是連忙關心問道,那要不要去看醫生,蘇茜呢?

陳心悅又說她倆都有些發燒,但可能只是小感冒,睡一下就好了。

我尋思着這樣她們也不能和我們一起了,雖然有些遺憾,因為這樣就只能我和孫超兩個「冤家對頭」出發了,但是也確實沒有辦法,只好又關心了幾句便掛斷了電話。

掛掉電話後我無奈地給孫超說了一下她倆的情況,本以為孫超還會掙表現硬留下來照顧師妹,可是聽了我的話後,他卻好像一點也不驚訝關心一樣,就不冷不熱地哦了一聲。

我見得他這模樣,嘴角抽了抽,這孫超果然是鐵打的渣男啊,昨天在車上還那麼關心,又是問兩個女生渴不渴餓不餓的,結果熱臉上去沒得到回應,到今天生病了也不問兩句。

不過我也不好說什麼,約好了車子便同孫超一起下了樓,向著玉場而去。

我們所說的玉場,就是玉石交易中心,聽起來有些高大上,但實際上就是固定出攤的小市場,出玉的都是些散人商販,真假好壞都有,得靠一雙慧眼去挑選精品。

因為路途的原因,我們到玉場的時候已經快要十點鐘了,這時候出攤的商販已經到的差不多了,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天氣炎熱的原因,玉場里並沒有見到幾個客人。

我本來想和孫超一起挑選的,順便能教教他如何辨別真玉,可他倒好,剛走了沒兩步就說自己逛逛走開了,像是嫌棄我的很。

他這個態度,我自然不會湊上去硬討無趣,便一個人在玉場逛悠了兩圈。但不得不說今天的運氣是真的差,幾乎把玉場逛完了我都沒看到合適的料子,要不然就是太過粗劣,要不然就是人工合成的用來坑騙小白的偽劣石頭。

無奈之下我只好自己將就挑了兩塊用來雕刻的粗玉便打算回去,但給錢的時候我卻楞了,因為我發現我包里的相機居然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