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萬古醫仙在都市
萬古醫仙在都市 連載中

萬古醫仙在都市

來源:有書閣 作者:蘇採薇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廣成子 現代言情 蘇採薇

「嘩啦啦——」朔風呼嘯,大雨如注
深沉的夜色下,蓉城人民醫院燈火通明,停屍房內更是無比安靜
然而就在此時,一具年輕的屍體卻突然張開了雙目!....展開

《萬古醫仙在都市》章節試讀:

第2章 子午針灸,以氣御針


三人愣了一下,齊齊轉過頭來。

林言身形修長,筆直若竹。他臉上帶着風輕雲淡的笑意,似乎胸有成竹。

林言手上拿着一個盛放銀針的盒子,先前正是去中醫部取針消毒了。

「你踏馬瘋了?」劉主任瞪大了雙眼,不知道這個窩囊廢發什麼神經。

江寧遠也是神色陰沉,不認為這個實習護士有這般能力。

「那你敢做這台手術嗎?」林言目光澄澈如水,直視着劉主任。

劉主任心虛得厲害,他自然不敢承擔這麼大的風險。

那麼眼下的情況就很明顯了。

要麼讓林言試試看,要麼就讓等死。

劉主任心頭一動,心想這不正是甩鍋的好機會嗎?

如果江心月出了什麼事,就讓林言全權擔負責任。

劉主任如此一想,急忙說道:「事不宜遲,你快試試看吧!」

「胡鬧!你一個實習護士敢做這個手術,我要你的命!」

「劉謀,你趕緊給我上手術台!」王蘭聲嘶力竭地吼着,眼眶都紅了。

林言實在不願意耽擱了,乾脆將兩撥堵在門口的人推開,徑直闖入病房。

不給其他人反應的機會,他當即「砰」的一聲將門關上反鎖。

劉主任心頭大喜,雖然不知道這個林言發什麼瘋,但有人替自己背黑鍋自然最好不過了!

林言走到病人床前,掀開了她的衣服。

少女白皙如新剝雞蛋的肌體光滑無比,寸寸展現在林言眼前。

但林言的目光卻乾淨得出奇,從針盒中抽出一枚枚銀針。

或深或淺、或刺或挑,銀針接連沒入天突、關元、鷲尾等幾個穴位。

一連十八針,行雲流水、一氣呵成,如同蝴蝶穿花般富有美感。

子午針灸,以氣御針!

絲絲真氣順着銀針傳遞,江心月昏迷中也能感到有熱流躥向自己的四肢百骸。

江心月的呼吸迅速平穩下來,林言摸了下她光潔如玉的額頭,溫度也逐漸降了下來。

再看向生命體征檢測儀,波段頻率也在恢復正常。

立竿見影。

「小姑娘,算你命大,是我重生後遇到的第一個病人。」

「我萬古醫仙想要救的人,閻王爺也要不走。」林言露出一個平靜的微笑,對這個結果並未感到絲毫意外。

與此同時,院長吳德全也火速趕到了門外。

他風風火火地走到江寧遠身邊,也顧不得問好,便急忙向劉主任問道:「現在是誰在做手術?」

劉主任面露尷尬之色,回道:「林言。」

聽到這個名字,吳院長當即心頭一跳,臉色都變了:「你豬腦子嗎?讓實習護士給江千金做手術?!」

他當然知道這個林言什麼來路,心裏一片冰涼。

吳院長覺得這次要栽了,江心月在林言手上妥妥的沒命,他這個院長肯定難辭其咎。

王蘭尖叫着罵道:「吳德全,讓一個實習護士做手術,你們醫院就是這麼對我女兒的?」

「我女兒要是有個什麼閃失,我要你們吃不了兜着走!」

吳院長敢怒不敢言,臉色陰沉地咬着牙。他狠狠瞪了劉主任一眼,心裏罵娘的心思都有了。

吳院長一眼就看穿了劉主任的心思,一準是害怕擔責任,所以乾脆找個實習醫生出來背鍋。

此時手術室內傳來「咔擦」一聲響,林言打開門鎖,拉門走了出來:「病人沒事了。」

江寧遠面露驚異之色,王蘭卻並不領情,咬牙切齒道:「算你運氣好!」

「一個實習護士還敢推開我強行做手術,我女兒要是出了事,我要告你蓄意謀殺!」

林言眉頭一皺,冷冷地掃了她一眼:「瘋狗?」

「你——」王蘭氣得不輕,區區一個實習護士竟敢對自己如此說話?

還是江寧遠相對沉穩,一把拉住了王蘭,呵斥道:「不要鬧了,先看看女兒的情況!」

王蘭這才連聲說「對對對」,跟着江寧遠一同進了病房。

劉主任震驚無比,難以相信病人已經無恙,也跟着走了進去。

而吳院長則眉頭一皺,來之前他已經聽說過情況有多棘手了。

西蜀省頂級的專家都束手無策的病症,區區一個實習護士能治好?

「患者是得什麼病?」吳院長沉聲問道。

「霍亂。」林言淡淡笑道。

「霍亂?」吳院長氣到發笑,「你知道霍亂是什麼病嗎?!」

「這個消息傳出去,能引起整個蓉城的恐慌。」

林言嘆息一聲,頗為失望地嘆息道:「這是變異的霍亂桿菌,傳染率幾乎為零。歷史上華夏曾經發生過,一度被認為絕跡了。」

他們什麼都不懂。

庸醫殺人,此言非虛。

吳院長驚疑不定地看着林言,博覽群書的他,突然想到了確實有這麼一個記載。

他神色稍緩,向林言詢問起來,再沒有先前的高高在上。

林言心中暗自點頭,心說這才像個醫生,於是對此病症侃侃而談,沒有半點藏私。

而在病房內,江寧遠看女兒情況穩定,當即驚喜過望:「這個實習醫生不簡單啊,得好好感謝他!」

劉主任一聽這話就急了,這麼大的一個好處,怎麼能讓那小子得了?

他靈機一動,當即裝模作樣地檢查一番,隨後斷言道:「江董,這不是他的功勞。」

江寧遠眉頭一皺,疑惑道:「哦?」

劉主任眼看有戲,頓時心頭一喜,卻板着一張臉,故作正經地說道:「這是先前我們注射的抗病毒藥物起了作用,那小子不過撿了個漏而已。」

他逮着專業術語就開始吹噓,動輒就是什麼「阿糖腺苷」、「雙脫氧肌苷」,又說什麼藥物起作用需要一段時間云云。

王蘭完全聽不懂,只覺得很厲害的樣子。

而江寧遠也覺得有些道理。相較於一個小小的實習護士三兩下解決棘手難題,還是專家組的措施更可信。

王蘭頓時雙手抱胸,陰陽怪氣地說道:「我就知道這個實習護士不靠譜,裝模做樣的,居然還敢罵我。」

她越想越不爽,乾脆快步走到病房外,對吳院長指手畫腳道:「吳院長,讓這個實習護士滾出醫院。」

王蘭說著,還挑釁而不屑地看了林言一眼。

林言淡淡一笑,輕輕用手指彈了一下她的頭頂百會穴:「給你個教訓。」

王蘭冷笑連連:「就憑你?」

林言笑而不語,吳院長卻露出了震驚而尷尬的神色,好意地提醒道:「王小姐…你…那個…尿了…」

王蘭的笑容頓時僵硬在臉上,看了一眼自己的褲子,頓時高聲尖叫起來。

褲子已經濕了一片,並且有大幅度蔓延的痕迹。

「你做了什麼?!」王蘭羞惱得想殺人了,咬牙切齒地看向林言。

「不小心碰了一下你的足太陽膀胱經。」林言笑了。

「開除,必須開除!吳德全,你要麼開除他,要麼等着下崗,你自己看着辦!」王蘭漲紅着一張臉,感覺從未受過如此奇恥大辱。

「這···」吳院長面露為難之色,但考慮到自己的前程,還是頗為歉意地看了林言一眼,咬牙道:「好!」

「不用你開除了,工資給我結了,這個破地方我也不想待。」林言平靜開口,打心眼感到這個醫院烏煙瘴氣。

他說完這句話便轉身離去,直接前往財務部。

王蘭讓人拿來一條護士褲,狼狽地去衛生間換了褲子,一路上引來無數奇異的目光。

那些不認識她的人,更是竊竊私語,發出令她覺得無比刺耳的笑聲。

而在王蘭剛返回病房門口的時候,卻突然聽到了生命體征檢測儀發出刺耳的警報聲。

王蘭臉色一變,急忙衝進病房。

只見劉主任神色蒼白,一旁的托盤上還放着幾根銀針——他認定是抗病毒藥物起了作用,要拔下林言的銀針,便造成了現在的結果。

江寧遠愣了一瞬,隨後愣是沒能忍住火氣:「這就是你他媽說的抗病毒藥起了用?!」

「啪」的一聲。

江寧遠一巴掌,狠狠抽在了劉主任臉上。

「快去請那個小兄弟回來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