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都市之我是丐幫幫主
都市之我是丐幫幫主 連載中

都市之我是丐幫幫主

來源:掌中雲 作者:丁河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丁河 葉倩文 現代言情

推銷員的女友,嫌棄推銷員沒錢,跟開寶馬的跑了
一直纏着要收他當徒弟的乞丐,拿出的骯髒卡片,竟是能從任意銀行提取一億現金的超級金卡
一個擁有天下一半資產的超級幫派浮出水面,丁河竟然成為了丐幫的繼承人 展開

《都市之我是丐幫幫主》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謝謝你替我培養女朋友


豐城,一處嘈雜的步行街中。
丁河左手一個公文包,右手一疊傳單,不停穿梭在人群中,不斷的推銷着他的洗護液。
丁河今天的任務,是至少要賣出去一百瓶,這樣,他就能夠收入200塊的傭金。
但周遭的人似乎有些不待見他,賣了整整一個上午,說的口乾舌燥,還是一瓶都沒有賣出去。
一個身材火辣的女人走了過來,丁河急忙沖了上去。
「女士,女士,看看我們瑞幸公司出售的洗護液吧,物美價廉!」
女人恰好回過頭來,嫣然一笑,差點讓丁河呆住。
這個女人太美了。
女人有回應,看來這單生意有希望。
正當丁河想更進一步時,突然,一個乞丐沖丁河撲了過來,一把抱住了丁河的大腿。
「哈哈,小子,終於找到你了。
我可找的你好苦!今天你一定要答應做我的弟子,繼承我丐幫幫主的衣缽!」
這乞丐不知道多久沒有洗澡了,渾身散發著一股刺鼻的臭味。
丁河周圍的人群立刻退避三舍,就連剛才那女人都捂着鼻子跑掉了。
「你媽的,你又壞我好事!」丁河大罵一聲,毫不客氣的一腳踢開乞丐。
丁河已經有些受夠他了。
三年前,丁河剛從鄉下來豐城打拚,當時心善,路上遇一乞丐就給了他一百塊錢,沒想到這乞丐從此就纏上他了。
一個臭要飯的,竟然整天說他是什麼丐幫之主,手中資產無數,地下管着千八百個百萬富翁呢。
丁河嗤之以鼻,既然有那麼多資產的話,何必還要上街討飯了,所以,這臭乞丐說的話他一個字都不會信。
「哪涼快哪待着去,老子還要工作!他媽的一天沒有開張,唯一又希望的一單還被你攪合了,你可真是個害人精!」
丁河不再搭理乞丐,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以後尋找下一個潛在客戶。
「丁河!你過來下。

一個打扮的很艷麗的女人,出現在不遠處。
丁河看到這個女人,眼神中流露出不少的溫柔,稍微整齊了下自己的衣服,急忙向女人跑去。
「寧麗,你今天下班這麼早嗎?稍等我下,我完成今天的任務就陪你去吃火鍋。

這個叫寧麗的女人,正是丁河的女朋友,他們在一起已經三四年了。
寧麗看到丁河,沒有任何的開心,反而眼神中出現了一絲鄙夷。
「丁河,我們分手吧!」
丁河瞬間愣住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寧麗。
「你說什麼?分手?為什麼?我們在一起這麼多年了。
我每掙一分錢,都會交到你的手裡。
為什麼要分手?」
寧麗呵呵一笑,說道:「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一個月掙的錢都不夠我買一個包的,你能給我想要的生活嗎?丁河,這樣的日子我不想過了!」
「以後,不要再打擾我了。
丁河,我兩不適合!」
說完,寧麗轉身鑽進了停在路旁的一輛寶馬車中。
寶馬車的車窗打了下來,一個衣冠楚楚的男子伸出了頭。
這人叫楊天意,是寧麗的頂頭上司,也是寧麗所在的楊氏集團的董事長的兒子。
「廢物,謝謝你替我培養女朋友。

丁河的拳頭緊緊的攥了起來,眼睛變成了血紅色。
他沒想到四五年的感情,就這麼不值價。
這個世界,還是唯物質論,只要有錢,才是一切。
他沖向了那個乞丐。
「你說你是丐幫幫主?」
「對呀,跟你說過多少次了。
」乞丐一邊撿起剛才寶馬車中的扔出來的水瓶,一邊說道。
丁河鄙夷的看着這一幕,有點想走了。
不過,他還是忍住了。
「你怎麼證明你就是丐幫幫主?怎麼證明你資產無數?你要我做你的弟子,起碼也得給我點憑證吧!比如先向我卡里打個百十來萬的。

乞丐像看一個傻子一樣的看着丁河,說道:「我不是早就給了你一張黑金卡嗎?你拿這張黑卡到豐城任何一個銀行,都能取到一個億。

丁河想起來了,三年前,這個乞丐確實給過自己一張黑漆漆的卡片,卡片上一個字都沒有,就像一個兒童的玩具。
當時就覺得那張卡片很奇怪,難道真會是一張能取現的黑卡?
丁河顧不上其他了,匆忙打車,直奔自己租來的地下室中,當時拿到卡片覺得無用,隨意扔在一腳,現在還不知道在不在呢。
漆黑陰冷的地下室中,丁河幾乎將所有東西都翻了個遍,最後終於從垃圾堆中將這張卡片翻了出來,很慶幸沒有當垃圾扔掉。
葉氏銀行,丁河趕到的時候還沒下班。
丁河剛到貴賓區門口,就被保安攔了下來。
丁河身穿一身從地攤淘來的衣服,全身加起來也沒有一百塊。
更是穿在身上日子久了,有些褪色,一看就不像是一個有錢的主。
保安一臉鄙夷:「先生,要取錢請在自動取款機上取,取款金額達到十萬以上才能進貴賓區。

丁河剛想說什麼,突然一輛寶馬車在不遠處停了下來,楊天意和寧麗從車裡走了出來。
「我們取點錢,先給你買套房。
你是想要瑞園三期的,還是要豐城二期的?」
「買哪都可以,你對我真好,比那個廢物好多了,謝謝你,天意!」寧麗撒嬌般貼在楊天意的身上。
丁河看到這一幕,眼睛中都快噴出火了。
這時候,兩人終於看到了丁河。
「吆,真是說廢物廢物就到,廢物也來取錢嗎?不過兩萬元以下應該在自動取款機上取,這裡是貴賓區。
」楊天意鄙夷道。
寧麗笑了起來:「他的錢都給我了,哪有錢取,我看他就是在這裡賣他的洗護液罷了。
天意,不要管他,我們取錢去買房吧!」
這話像是故意向丁河說的一般,聲音不小。
保安看到楊天意走過來,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臉上立刻露出了笑臉:「楊公子,您來取錢嗎?請進!」
楊天意一走進去,保安臉上的笑容馬上消失。
就在這時,一輛粉紅色的凱迪拉克開了進來,保安看到這輛車,馬上沖了上去,替主人打開了車門。
一個女人從車裡走了出來,可不正是今天步行街沖自己笑了的那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