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北宋第一人
北宋第一人 連載中

北宋第一人

來源:掌中雲 作者:花子虛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李瓶兒 花子虛

穿越到北宋的花子虛,正趕上西門慶要在自己的靈堂上跟李瓶兒小爺如此玉樹臨風、天賦異稟,哪能被你西門小兒戴上帽子?帶着一千年後的經商理念和頭腦,玩兒轉區區北宋還不是手到擒來?金蓮?瓶兒?春梅?都是我的!扈三娘也得是我的!李師師更得是我的!總之,金錢、美女、權勢都是我的!拿來吧你! 展開

《北宋第一人》章節試讀:

第3章 炊餅武大郎


李瓶兒點點頭:
「認得啊,那武大整日走街串巷的賣炊餅,之前咱們也買過他的炊餅的;他家娘子奴家也見過幾次。

說到這兒,李瓶兒又緩緩低下頭,聲音也小了許多:
「打從一年前開始,相公你花光了家裡的所有積蓄,奴家沒辦法,就開始給人家做些縫縫補補的活計。
奴家女紅不好,曾去找武家娘子請教過幾次,也算熟悉……相公,你問這個幹嘛?」
花子虛這會兒臉上笑的跟朵千年老菊花似的,邊笑邊擺手說道:
「沒事兒沒事兒,我就是問一下,走吧,先回去喝粥,我覺得自己又快餓昏過去了……」
半個時辰之後,一口氣兒喝了三碗小米粥的花子虛一頭倒在床上睡著了,這一覺就睡到日上三竿才醒。
他接管了這具身體之後,雖然原屬於花子虛的那些沉疾盡去,可還是十分虛弱。
其實就是餓的。
試想,就花子虛那副風都能吹倒的糟爛體格,再被弄到打牢里待了一個多月,沒吃過一頓飽飯,要是還不死那就見鬼了。
從床上坐起來,花子虛覺得力氣恢復了不少,不過就是餓的有些心慌。
穿好衣服下地,他徑直找到廚房,準備找點兒東西吃。
剛一出門,就看到李瓶兒端着一隻木托盤從廚房走出來,一見他就笑着招呼道:
「相公,你起來的剛好,洗臉水奴家已經打好了,就在屋裡,你先去洗漱,然後趕緊過來吃飯!」
花子虛再一次在心裏羨慕了一下這個年代男人的地位,朝李瓶兒點點頭,轉身回到屋裡洗了把臉,又用手指沾着粗鹽蹭了蹭牙,神清氣爽的來到堂屋。
前一晚這裡還是他的靈堂,現在已經被收拾乾淨了,只有那口棺材還擺在牆角。
花子虛猜測,李瓶兒昨晚最多也就睡了三個小時,不然不可能收拾成這樣。
他悄悄掃了一眼李瓶兒,不敢相信這幅小身板兒是怎麼把那口絕對不低於一百三十斤的棺材弄到牆角去的。
李瓶兒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趕緊說道:
「相公,你先吃飯,奴家這就找人幫忙把它抬走。

李瓶兒說著就要往外走,卻被花子虛一把拉住,按在椅子上坐下。
看了看托盤裡的早飯,還是昨晚的小米粥,不過多了兩個玉米麵餅和兩碟鹹菜絲。
花子虛盛了一碗粥放到李瓶兒面前,語氣不容置疑:
「先吃飯!」
李瓶兒盯着花子虛看了兩眼,趕緊端起碗,但卻沒有喝粥,眼淚吧嗒吧嗒的落在粥里。
那副模樣,看的花子虛都想去閻王爺那兒把花子虛薅過來狠狠抽一頓。
正在這時,一陣叫賣聲從外面傳來:
「炊餅……熱乎乎的炊餅……」
花子虛「騰」的一下從椅子上站起來,把李瓶兒嚇了一跳,趕緊放下碗跟着站起來,怯怯開口:
「相公……」
花子虛邁步就往外走,邊走邊說:
「你先吃,我一會兒就回來!」
來到門外,只見一個身高不足一米五的「壯漢」挑着兩隻木桶叫賣。
稱其為「壯漢」絕非挖苦,絕對是實話。
如果拋開身高不提的話,眼前的武大郎的確算得上是「身形壯碩」。
皮膚黝黑、寬肩乍背,挑着兩隻比他矮不了多少的木桶,卻是氣不長出、面不改色,腳步輕盈。
要是放在現代,就是小號的「車軸漢子」。
花子虛趕緊笑着招呼道:
「是武大兄弟吧?我想請你幫個忙,能不能耽誤你一會兒?」
武大扭頭一看,臉色頓時變了變。
他認識花子虛。
整天跟西門慶混在一起的花子虛過去沒少奚落挖苦武大,武大一直是敢怒不敢言。
花子虛死而復生的事兒一大早就傳開了,武大自然也知道。
見是花子虛叫他,他也不敢不答應,立即放下炊餅擔子走過來,朝花子虛躬身作揖:
「花公子,小人聽您吩咐便是,只求您莫要戲耍小人。

花子虛趕緊伸手相扶,引着武大走進院子,一指那口棺材笑着說道:
「武大兄弟,那玩意兒我暫時應該是用不着了,能不能麻煩你幫我抬到大門口?」
其實花子虛本來是想讓武大郎直接幫他搬到西門慶家門口的,可轉念一想,如果那樣的話武大郎一定會認為自己是在戲耍他,所以就臨時改了主意。
花子虛家的大門離西門慶家的大門一共不到十五米,以他現在的體力,搬不動,拖過去應該還是沒問題的。
這口棺材,就是他送給西門慶的第一份「禮物」。
武大郎看了看那口棺材,心裏有些犯嘀咕;本不想搬,可又怕得罪花子虛,遲疑半晌才邁步上前,也不說話,直接俯身抱住棺材的一端,沉腰發力,硬生生將那口重逾一百五十斤的棺材給抱了起來,一口氣搬到大門口才放下。
花子虛拿了塊兒毛巾跟出來,待武大放下那口棺材就趕緊遞過去,嘴裏笑着說道:
「武大兄弟好氣力!若非兄弟幫忙,我怕是累死也挪不動分毫;如此,就多謝兄弟了。
另外,之前對兄弟多有得罪,還望兄弟大人大量,不要介懷。

說到這兒,花子虛突然壓低聲音,湊近武大郎耳邊:
「囑咐兄弟一句,勿要讓你家娘子與那王婆接觸;前幾日,我無意間聽到西門慶與那王婆鬼祟私語,言語間提到了你家娘子……」
武大郎聽了臉色驟然一變,猛的後退半步,抬起頭瞪大了眼睛看着他,面色震驚中還帶着三分懼怕。
花子虛緩緩收起笑容,正色開口道:
「武大兄弟,我敢以性命擔保,所言之事句句屬實!我也不瞞你,鬼門關前轉了一圈回來,覺得過去之所謂實在荒唐,後悔萬分。
兄弟若是不信我,就請暗中留意,看那西門慶近日是否常去尋那王婆。
如若擔心我是與西門慶串通好了戲耍於你,那就請半個時辰之後再來此地,到時候你就會相信我了!」
說完,花子虛也不等武大郎再開口,轉身就回了院子,反手關上了大門。
武大郎盯着那兩扇大門定定的看了半晌,最終重重的嘆了口氣,挑起炊餅擔子朝街口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