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回到1983當五保戶
回到1983當五保戶 連載中

回到1983當五保戶

來源:常讀 作者:西紅柿在農村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總監師傅 穿越重生 蔣栓牛

蔣栓牛因小時候時常欺負五保戶包自立,聽到老人報復社會,在外打工的蔣拴牛一直心懷愧疚,為自己沒能給五保戶老人多點人間溫暖而自責
加班猝死重生後成了包自立,他該何去何從? 本書最大的亮點是,穿越重生後,用兩世的閱歷一直在探索,自己處在現實生活中,能做什麼,能最大化地勤勞致富
就像在外打工的我們,懂上網,懂網上購物,懂技術,如果讓我們回到老家,能不能創出一番事業?從而和家人幸福生活,不受離家打工之苦?展開

《回到1983當五保戶》章節試讀:

第3章


自立是一個說行動就行動的人。第2天正好是鎮上的集市,他借了村子裏的一輛單車,馱着那沒有吃完的豬肉,拿着一個刀子一桿秤去集市上賣豬肉。這年頭,能換來錢才叫本事。要不然,吃不完,只能用鹽腌了放着。腌的肉沒有味道。

至於賣肉過程如何艱難,我們在這裡暫且不表述,與這本小說的的主題不搭,那只是為了划水而湊的字數。

開始時,來的有點早,集市上人還沒有上來,自立挨着每個飯店,將自己家的情況說明了一下,說是自己父親去世了殺的豬肉,自己是那個村村裡小組的人。這不,一家店留一點,每家店算的便宜,1塊,一共賣了30塊。剩下割成小塊,在集市上叫賣。按照客人要求,這個割一點,那個割一點。因為這個時候是沒有人殺豬來賣的。鄉的集市,只有在過年前才大量殺豬,大量上市。那時的天氣冷,能放,是天然的電冰箱。

到集散時,還有一小塊沒有賣出去。畢竟,這個時候公社剛分了沒幾年,大家都緊着肚子生活。也就他用了心,將豬肉割成巴掌大的一點賣,換作別人,沒有個兩斤不打稱。他用單車推着去磨面房。那時候的磨面房還是幾個有眼光的人開起來的。農民將小麥在家淘洗乾淨,拉去當面看着磨。白面紅面都自己說了算。大多數人一籮到底,沒有紅白面之分。不像後世,把小麥寄存在磨面房,吃時用票去領。他們這兒也沒有多少存糧。不過,這磨面房的老房都不是簡單人,掃機器留下的面都發家了。

在周圍人的勸說下,這交易做成了。自立軟磨硬泡,硬是用剩下的三斤豬肉換了兩袋麩皮。老闆得了幫小伙的好名聲,小伙得到了麩皮,皆大歡喜。

臨出門,老闆一個勁的吆喝:「小夥子,你回去不要給家裡大人說是我哄了你,是你自己一定要換的。」

這個時候的人,多多少少還是顧點臉面的,鄉里鄉親,不能太傷人心。

包自立頭也不回的喊:「叔,你放心,我能做得了我家大人的主。大不了挨一頓打,我也不能連累你。我能上集賣豬肉,我就能給自己買點東西。這點麩皮就當我買煙抽了。」

自立不知道的是,在他走後,那磨房的大叔對周圍的人說,這孩子將來一定有出息。回頭瞅瞅身邊幫忙的女孩,問對這小子看得順眼嗎?

那女孩說了句身上連個新衣服都沒有,這樣的人不嫁。多年後,這姑嫁老公半路下世了,自己成了單身,看到自立混的風聲水起,佩服自己死去的老爹當年的眼光毒,能識人與微時。

騎單車一路下坡,風一樣回到家。母親下了的麵條還在鍋里放着。

自立歉意的笑着說:「媽,妹妹,跟一回集,也沒有給你們買什麼東西。你看看這是今天賣的錢。」母親沈桂蘭接過錢,一張一張的數的,數了半天,差2塊就50元。

對他說:「孩子,你都給你沒有買碗水喝嗎?也沒有買個麻糖吃嗎?」

因為母親發覺兒子交上來的錢都是紙幣,沒有硬幣。一碗涼水集市上賣1分錢,熬的茶一碗3分錢。

「天涼,用不着喝水。咱們家沒有瓶子,我沒有帶水喝。我去那個飯店央求老闆,好話說了一大堆,人家才給了我三個空酒瓶。以後,我們去地里去鋤草,就可以用空酒瓶裝水喝了。用繩子拴着,很管用的。」多年後,這三個空白酒瓶換成了可樂瓶子,後來換成了軍用水壺。可是,他們家再也不種地了,那鐵水壺後來也成了一個紀念品,成了一個擺設。

「我兒,我怎麼覺得你變化太大,媽都有點不認識,有點不像我以前的孩子了。」這孩子,自從吐血醒過來以後,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自立心咯噔一下,心想一樣的皮囊,應該發現不了啊。是自己哪裡做的不到位,讓老人發現?

一個村子裏的人,一個地方的方言,學起來當然沒有障礙,自立盡量用家鄉的口音對她說:「媽媽,你說這樣的話,莫不是老的記不清人了?老的連你家娃都不認識了?難道還是讓山裡的妖怪給偷偷的換了身子?你生出來的娃,你說這樣的話,讓人聽到了以為我是外面抱養來的。你說說看,我哪裡不一樣了?」

沈桂蘭想了半天看了半天,也沒有看出到底差哪兒。她不知道的是,眼前的人只有身體是自己以前的兒子,從內到外的思想都換了一個人,就像投生轉世一樣。「好了就好,你變好了就好,這是咱們祖宗顯靈啊,保佑咱們家香火不斷。只要你變好了,就是我和你爸最大的福氣。」

「媽,現在還不是說這個時候,下一集還有三天。我們明天開始把豬圈給挖了吧。把這糞挑到地里堆熟,過一段時間等下了雨撒在地里種菜。今年窯洞上面的那一畝地種一大半玉米,留下的地都種辣椒和青菜,菜多了,人飯量就小了,也能省出不少糧食。把糞收拾了,空豬圈用草木灰殺下蟲,等小豬回來了就能直接進圈。」

「好,都聽你的。」

母親沈桂蘭就是個普通的婦人,以前都是父親安排家裡的農活,她只是個執行者。

「妹妹,你過來把這三個空酒瓶子洗了吧,自己一個挑一個,留一個給媽。明天開始就有意識的將兔窩門口給堵住,讓它們在圈裡跑,等到下一集把兔子全部拿去賣了吧。」

「哥,能不能給我留兩隻小兔子?養了這麼些年,我捨不得。」小妹妹說出自己的想法。

「妹妹,我只是怕你們兩個辛苦,像這麼你們這麼大的姑娘,家境好點的都上初中上高中,都怪哥哥沒出息,讓你們在家幫襯哥哥過日子。」

「哥哥你別說了,我們是一家人,只要你帶領我們過上好日子,比說啥都強。我也知道你是怕我們累,我們不怕累,我們以後從早上到晚上都給豬拾草,給兔拾草。山上的樹葉長上來以後,草很好收拾的。」

「好吧,留兩隻小兔子的話起的作用不大。不如留4隻兔子,一對小兔子,一對老兔子,分開關關在兩個窩。這樣今天能有小兔子,以後兔子更新換代有好處。挑時要挑長的個大的,長的健康的。」

「哥,你想的真長遠,我們都聽你的。」兩個妹妹自覺地把哥哥當成了當家主事人。

其實這種情況在農村很常見,父死子當家。一代一代人都是這麼走過來的。女孩終歸是要出嫁的,是別人家的一口人。這也是為什麼到現在的農村依然想要生個兒子頂門立戶的原因。

《回到1983當五保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