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籃球之黃金時代
籃球之黃金時代 連載中

籃球之黃金時代

來源:常讀 作者:我干過羊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黨磊 姚明 遊戲動漫

一次突變,讓一個人回到了1981年,來到了美國
八十年代,NBA激情澎湃的年代,綠色與黃色,黑白爭霸,黃金一代,這是NBA歷史的黃金時代
而歷史的一個小小轉變,將使得黃金年代更加輝煌炫目,讓黃金一代更加偉大不可超越
他是阿甘,這是阿甘的黃金時代
展開

《籃球之黃金時代》章節試讀:

第一章 回到過去


黨磊站在鏡子前,獃獃地看着自己這副新的軀殼,覺得腦子裡有點暈,有點亂。

對了,他現在應該叫甘國陽了。

當甘國陽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第一個感覺就是,自己的身體好像長了很多。

而在他站起來以後,他切實的感受到了「一覽眾山小」的滋味。這個身體,真的好高。

在「前世,」他還叫黨磊的時候,一米七八的身高已經還算有點高了,起碼不會被認為是三等殘廢。

可是,在鏡子裏面,甘國陽看着自己的個子,目測起碼有一米九!而且他還赤着腳沒有穿鞋子。

這讓他覺得有些不適應,好像胳膊、腿都被加長了一截,變重了,動起來笨拙了許多。

而更讓他吃驚的是自己的長相。

甘國陽的臉給人最大的感覺就是——正。

方正的臉,稜角分明的五官,而且還都左右對稱,好像是電腦設計出來的一樣。

「電腦設計出來的?」

想到這個,甘國陽的腦子裡一個激靈,電腦設計出來的!

他湊近鏡子仔仔細細的看着自己的臉,越看越覺得,這就是自己用NBALIVE2004裏面創造球員功能設計出來的球員樣貌啊!

「這…這是怎麼回事。」

甘國陽的腦子更亂了,難道這段回到過去的人生是被自己設計出來的?還是因為這次創造,才導致了這場「歷史性」事故。

甘國陽站在鏡子前發愣。

而他的父親看到兒子在鏡子前照來照去,還在那兒發獃,不知道他怎麼了。

「國陽啊,照什麼呢?還在那兒發獃?」甘國陽的父親問道。

「哦,沒什麼,就是覺得…誒,爸,你看看我這臉,有沒有什麼問題?」

甘國陽轉過臉來,看着他爸問道。

他爸爸聽了,走近仔細瞅了瞅,說道:「沒什麼問題啊,不是挺好的么,這麼正,和你爸爸我一樣!」

甘國陽一聽樂了,他爸爸看着他,他也盯着他爸爸,發現確實,這爺倆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突出了一個正字。

雖然這個「正」裏面還帶了一些些的呆……尤其國陽的爸爸,帶着那茶色眼鏡,陪着筆挺但陳舊的白襯衫,透出一股子老土。

「國陽啊,東西都收拾的差不過了吧?離飛機起飛還有兩個小時了,我們準備走吧。」

「誒,好的爸爸。」

飛機的起飛時間是凌晨十二四十分點,虹橋機場。

而甘國陽和爸爸則是住在中山北路的國營七棉招待所里,離得虹橋機場並不遠。

不過八十年代,沒有地鐵,到了晚上,公交車也都停運了,只能坐的士去機場。

那時候的上海,的士可不好搭,可能很久都攔不到一輛車。

所以甘國陽的爸爸決定早點出發,防止誤了航班。

兩人再把房間裏面的東西都查看一下,看看有沒有什麼物品遺漏。再檢查了一下證件和機票,便背着行李出了房門,到樓下去退房離開了。

走出招待所,有一絲絲清涼的風吹到了甘國陽的臉上,在這個悶熱的夏天顯得尤為可貴。

兩人走在空蕩的大街上,偶爾會有一些車輛駛過,兩人總要回頭看一看是不是的士。

有時候不是,有時候是但已經有人了。

八十年代剛剛改革開放,夜生活還很不發達,沒有KTV沒有夜總會,一般都是一些富裕階級邀請朋友到家裡跳跳舞。即便這樣,也常會被人批判為資產階級腐朽的生活。

而現在,甘國陽父子就要去往資產階級的第一大國——美國,去過資產階級的腐朽生活了。

甘國陽的爸爸叫甘有為,他確實很有為。

1978年三中全會後,國家改革開放。而在1979年的新年,《解放日報》第一次刊登了商業廣告。

甘有位這個原本在一家國營小化工廠工作的會計,從中嗅到了一絲不同的味道。

最後,他決定辭去工廠的職務,下海經商。

家裡並沒有人反對,甘國陽還在讀高中,而妻子已經離他而去——因為這個漂亮女人覺得和這樣一個小會計生活毫無盼頭。

這也是甘有為想打破現在的生活,重新來過的動力之一。

到了1981年,僅僅過去了兩年,通過倒賣塑料製品,甘有為賺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成為了當地的首個「萬元戶」!

而這時,甘有為又做了一個驚人的決定,要移民去美國!

那時候,正好在美國舊金山,有一個在民國時期就移民過去的甘家表親,甘有為通過他的幫助,帶着自己賺來的所有資金,決定前往太平洋彼岸的國度。

甘國陽開始什麼都不懂,讀到高二的他只是知道要離開這裡,換個地方讀書。

對於美國,他一點概念都沒有。

而現在,在融入了黨磊的記憶後,甘國陽知道,美國,這個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八十年代世界的兩極之一,自己就要去往那裡了。

更重要的是,那裡是籃球最發達的國度,有着最精彩的籃球比賽——NBA

「喂~停車!」

就在甘國陽胡思亂想的時候,甘有為終於攔到了一輛的士。

是一輛老式的拉達,一款來自俄羅斯的車型。

甘國陽坐上了這輛看上去相當粗糙的的士,關上車門的時候幾乎用上了吃奶的力氣才關上。

之後,在除了喇叭哪兒都響的拉達車的開動下,直奔機場而去。

拉達車雖然粗糙,連空調都沒有,不過很皮實,開起來也很穩當,二十分鐘不到,就送父子兩人到達了虹橋機場。

那時候的機場不像21世紀,都是玻璃鋼機構,宏偉大氣。而是普通的磚石混凝土,在牆表貼滿了馬賽克。

整個建築在外表結構上也是方方正正,就好像甘國陽的臉一樣,有一種條理分明的感覺。

「我們在大廳等一會兒吧,餓不餓?我給你買點小吃?」

兩人到達機場的時候十二點都不到,離飛機起飛還有一個多小時,甘有為怕兒子餓着,關切的問道。

「爸,我不餓。」

此時,甘國陽的心裏,或者應該說是黨磊的心裏,流淌這一股暖流。雖然這個人不是自己前世的父親,可是在擁有了甘國陽的身體和記憶後,這就是他黨磊的父親了。

他第一次有了爸爸,第一次有了親人的關心。若說遺憾的話,就是自己的媽媽離開了爸爸,他還是沒有媽媽。

「坐着,把行李放下,再眯一會兒吧。」

時間是凌晨了,一般人早已入睡,甘有為也很累,但他不能睡,就讓兒子再睡一會兒。

「沒事,我下午睡夠了,不困。」

甘國陽一邊說著不困,一邊在腦子裡有了一個奇妙的想法。

既然自己的相貌和在NBALIVE2004裏面創造的球員幾乎一樣,那是不是代表自己也擁有了那個球員的籃球能力?

想到這裡,甘國陽瞬間興奮了起來,那還會覺得困。他現在恨不得立刻找個籃球過來試一試,他覺得現在的自己渾身充滿了出色的球技。

不過這裡可沒有籃球,更沒有球場。

於是甘國陽想到試驗自己是否擁有了超凡籃球能力的唯一辦法,摸高。

在擁有黨磊的記憶前,甘國陽也是個籃球愛好者,不過在他居住的小城市的學校裏面,籃球架是彌足珍貴的。籃球場也不是水泥場,而是土場。

甘國陽憑藉著自己不俗的身高,在學校籃球場上也算一霸,雖然大家的水平都很菜。

甘國陽個子雖然高,不過彈跳比較一般,跑步縱跳大概60厘米左右,以他的臂展,勉強可以扣籃。

這種彈跳能力,在NBALIVE2004的彈跳評分裏面,應該也就40左右。

而甘國陽創造的球員Gump,彈跳能力值是65,那麼縱跳應該在85厘米左右,這種彈跳,應該可以輕鬆的摸到3米40的高度。

甘國陽立刻從休息的椅子上站了起來,抬起頭,開始找一個合適的摸高器。

「誒,國陽,你去哪兒啊?可別亂跑?」

「我去上廁所!」

「廁所?廁所好像在那邊!」

溜達了一會兒,甘國陽終於看到了懸掛在大廳中央的一個大鐘。

這個鐘離地大概有三米五左右,如果甘國陽真的擁有了在遊戲中設定的彈跳能力,那他用力的沖跳,應該可以夠到這個鐘的下延。

甘國陽四下看了看,發現人不多,應該不會有人注意他。便慢慢地向後退了兩步,開始蓄力。

然後,他腳往後一蹬,猛地向前沖,在靠近了大鐘後,奮力躍起,在空中伸直了胳膊,去夠那高高的掛鐘。

什麼也沒摸到……

甘國陽雙腳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他覺得有些喘,心跳也加快了,這一跳費了他不少勁。

可是,他確實什麼都沒碰到。

他看着自己的手,又抬起頭看了看那高高的掛鐘,剛才跳起後他發覺,當手離得掛鐘還有30多厘米的時候,自己就上不去了。

甘國陽覺得很失望,自己好像一個傻瓜,沒事去夠那麼高的鐘,連摸到它的希望都沒有。

本來他覺得沒人看他,現在他覺得好像很多人都在看着他,還在笑話他。他一回頭,卻又發現根本沒有人。

「國陽啊,怎麼了?那麼高的鐘你哪兒夠得着啊?」

甘有為剛才也看到了兒子的行為,看他悶悶不樂的回來了,就說道。

「沒什麼,就想試試。」甘國陽還是有些鬱悶。

「放了暑假你都沒打過球吧?以後多練練,自然會跳的高的。」甘有為安慰起了兒子。

「嗯。我想休息會兒。」

沒有得到游戲裏設定的能力,甘國陽的興奮勁也褪去了不少,疲倦涌了上來,他眯着眼睛靠在椅子上小睡一會兒。

………………

甘國陽做了一個夢,夢到自己終於獲得了在NBA游戲裏面設定的能力。

他被NBA選中,開始為火箭隊打球,在球場上大殺四方,獲得無數的總冠軍。

最終,他的球衣將要在火箭隊退役。不過,他選擇不退役自己的11號球衣,而是要把它傳給另一個中國巨人,姚明,讓他承載着自己的輝煌,去開拓新的未來。

………………

「國陽!國陽!醒醒,要去檢票啦!」

甘國陽正在做着NBA的美夢,卻被甘有為叫醒了,原來已經過了十二點,要開始安檢了。

甘國陽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提着行李和甘有為一起往着安檢口走去。

八十年代,中國機場都是「大羊圈」式的安檢。在候機樓的入口設一個安檢口檢查行李,然後乘客帶着行李進入候機樓,再接受一次安檢,這次除了要把行李再檢查一遍,還要做全身的搜查。

不像今天,行李檢查和身體檢查是分開的,人把行李一託運,就可以不用管了。

甘國陽和甘有為背着大包小包,通過了兩道檢查,進入了候機樓,找個地方坐了下來。

候機廳裏面的人不是太多,從衣着上看,都很老土。當然這是用後世的眼光,用八十年代的眼光看,能坐飛機去美國的,都是了不得的人。

甘國陽閑的無聊,就從書架上拿了一份報紙看看。

那時候報紙的種類很有限,最多的就是《人民日報》,《解放日報》,還有上海本地的《新民晚報》。

甘國陽拿到是一份《人民日報》,是昨天的,6月27號的報紙。

報紙的頭版頭條,是《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這表明之前的動亂已經徹底結束,錯誤將要被糾正,新中國的歷史又將翻開新的一頁。

甘國陽合上報紙,想着將要煥然一新的中國,而自己卻要在這一刻離開,去往大洋對岸,不禁有些感傷。

在他回到過去,1981年的時候,他也想過,如果自己能留在中國,那就可以像一些小說裏面寫的一樣,開了天眼,跟着國家政策走,順勢而為,八十年代和他父親搞個體,九十年代買股票,進入二十一世紀就炒房。

名譽、地位、錢財,將滾滾而來。

不過,最後他卻想通了,其實自己只是個普通人,就算知道了以後的歷史大勢,也並不代表能在這巨變中成為一個弄成功的潮兒。

那樣多的豪傑人物,也淹死在了歷史的巨浪之中,他這個歷史中的小事故,又能改變些什麼?

更何況,身邊還有他最重要的人,他的爸爸。黨磊的記憶中從沒有爸爸,而到了甘國陽這裡,又沒有了媽媽,只剩爸爸,所以他加倍的珍惜這份親情。

就這樣胡思亂想着,從北京飛到上海的航班降落了。

那時候,去往美國的航班並不是從上海直飛,而是從北京起飛,到達上海,然後飛到舊金山,最後終點是紐約。

父子兩人立刻拎起行李,排隊準備登機。

這趟航班的飛機是最新的波音747sp型飛機,這是波音747的縮短版,在1980年由中國民航引進。

通過登機橋,甘國陽走上了飛機。其實,這還是甘國陽第一次坐飛機,後世的黨磊也沒有坐過飛機。

21世紀的人還沒坐過飛機,跑到八十年代來卻坐了趟越洋航班,甘國陽覺得有些好笑。

很快,一切都已經就位,飛機就要起飛了。

甘國陽望了望窗外,八十年代上海的夜晚,有些寂寥,有些暗淡。

「我還會回來的,我的祖國。」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本>>《球在腳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