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隱婚霸愛:北少不好追
隱婚霸愛:北少不好追 連載中

隱婚霸愛:北少不好追

來源:微閱雲 作者:芬達小金魚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北瑾辰 露露

人前,她是北少的專屬秘書,特殊又得寵, 人後,他是北少的掛名矯妻,卑微又缺愛
隱婚期限已到,北少一紙離婚協議,斷了他們所有的路
「北瑾辰,我有了你的孩子,不可以離婚
」南初晴拿着驗孕棒,阻止離婚
北少冷笑一聲,「南初晴,無人可以威脅我,孩子我不要了
」 三年後! 北少摟着翻版的南初晴,邪魅一笑,「老婆,孩子在我手裡,你哪裡逃?」 隱婚時,北少對她愛理不理,離婚後,北少身體力行
寵寵寵,將她寵上天,可她恐高呀! 展開

《隱婚霸愛:北少不好追》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誰讓她喝酒的?


酒杯清脆的碰撞聲,始終抵不過,包廂內的嘈雜聲。

南初晴輕按太陽穴,抬起手,看着精緻的手錶,時間差不多了,他該來了。

突然,一雙有力的手,搭在她的肩上,隨後一股刺鼻的酒味傳來,南初晴帶着笑意,直接避開了,「林總,你喝多了,不妨先休息,北先生,稍後就到。」

「南秘書,北先生能來,已是榮幸,我們願意等,不過,你到現在都沒有喝酒,這說不過去吧,來,陪我們喝杯酒。」林總直接給南初晴倒了一杯酒,遞給了她。

南初晴並未伸手去接,酒杯懸空,一瞬間,氣氛就陷入尷尬了。

「南秘書,這是不給我面子?出來應酬的,還有不喝酒的?」林總雖然喝的有些多了,但是,南初晴不接他的酒杯,讓他難堪,他是不爽的。

男人最要面子,尤其是喝醉之後的男人,看來南初晴不喝着杯酒,是行不通的。

南初晴依然是一副專業的職場笑容,搖搖頭拒絕了,「林總,北先生不讓我們喝酒,說是會影響工作,請你理解,我……」

『砰』的一聲,酒杯直接摔在地上,包廂內所有人都愣住,一瞬間安靜的,連他們的心跳聲,都聽得見。

「林總,你喝多了。」南初晴從容的回答。

應酬參加的多了,碰到酒鬼的機會就多,各種情景都會有,南初晴就沒有怕的。

「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和北先生的關係。」林總搖晃着身體,不悅的說道。

「林總。」其他人忙喊着。

南初晴握緊粉拳,臉色有些凝重了,他們的關係……

「怕什麼?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嗎?誰不知道北先生的秘書,一直都是男人,唯獨她一個女人,一做就是兩年,應酬從不喝酒,要不是北先生護着,誰給她這樣的膽子?」林總醉酒的話,不曾間斷過。

對於南初晴,大家都是懷疑的,畢竟,北先生從不用女秘書,可唯獨她可以,應酬也不讓她喝酒,要說他們是正當關係,沒人會相信的。

更有傳聞,又一次,南初晴進入北先生辦公室,一下午都沒有出來,做了什麼,大家也都懂得。

礙於北先生的實力,沒人敢說,沒想到林總喝多了,兜不住了。

見南初晴沒有任何反應,林總又開始了,「南秘書,你還不肯喝?你不會以為,北先生會娶你吧?別做夢了,你現在是年輕,他捧場做戲,玩玩你罷了,等過幾年,他就不要你了,不跟你墨跡了,快,喝了這杯酒。」

氣氛再度陷入尷尬之中,許久之後。

南初晴淡淡一笑,點點頭,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林總,我的膽子,的確是北先生給的,他照顧公司的女員工,我們都很感謝的,既然林總強制性要我喝杯酒,我喝就是,只是,要記住,我和北先生的關係,永遠不會是你們想的那樣。」

說完,南初晴抬起手,剛要喝手腕就被捏住了,「誰允許你喝酒的?」

磁性而又冰冷的聲音傳來,眾人瞬間回神,往後退了幾步,齊聲喊道,「北先生。」

北瑾辰點點頭,銳利的目光,依然在南初晴的臉上。

北瑾辰,北市的操控者,顏值,權利,金錢的擁有者,也是這一所城市,最想嫁的男人,沒有之一。

「北先生,你來了,這是一個誤會,南秘書她……」

不等旁人說話,北瑾辰直接拉着南初晴的手腕,走向洗手間,又是『砰』的一聲,門被關上了,眾人面面相覷,這……

畫面太曖昧不好說,孤男寡女,共處一個洗手間,他們的關係,果然『不一般』。

門被關上,北瑾辰的大手,捏着南初晴的下顎,「誰允許你喝酒的?」

「林總。」南初晴說的直接。

「不會拒絕嗎?他讓你喝就讓你喝?」北瑾辰很是不悅。

南初晴試圖避開北瑾辰的觸碰,好疼的,但是,掙扎了一下失敗了,她也就放棄了,「他喝多了,也是等你等得着急,我也不希望因為我,影響公司的項目,以後我不喝就好了,北先生,你……」

北瑾辰捏着她下顎的力度,更加大了,她吃痛到了極點。

「南初晴,你叫我什麼?」北瑾辰挑眉問道。

南初晴柔美的目光,落在北瑾辰的臉上,小聲的開啟紅唇,「老公。」

北瑾辰低頭吻住南初晴的紅唇,霸道又讓她無力抗拒,不過很快就結束了這個吻,大手將一個盒子,遞給了她。

南初晴一愣,難道說,是北瑾辰給她帶的禮物?

隱婚兩年,外人都認為,他們是工作關係,當然,像林總那樣的認為,也不在少數,可從未有人想過,她是法律上北瑾辰的妻子,北太太。

南初晴知道,北瑾辰不愛她,甚至厭惡她,娶她也不過是迫於家族壓力,可她愛北瑾辰,那一種很強烈的愛,只是,不敢表露出來,她小心謹慎的隱藏,猶如一個小偷。

如今,北瑾辰送國外出差回來,這個吻,又禮物,是否代表他沒有那麼厭惡她了?

在南初晴思考的時候,北瑾辰鬆開了她,「將這個禮物,送給隔壁包廂的於小姐,告訴她,明天上午十點來公司就行。」

呵,南初晴,你多心了吧,就說北瑾辰怎麼可能給你禮物?他給你一個吻,不過就是為了堵住你的嘴,不讓你回家,告訴爺爺這些事情。

於露露,這不是北瑾辰花名冊上的女友嗎?看,妻子給女友送禮物,還不能有怨言?

見南初晴沒有說話,北瑾辰邪魅一笑,「怎麼?吃醋了?」

「北先生,我哪又資格吃你的醋,我很清楚,我跟你簽的合約,不許愛你,我會做到的。」南初晴本能的往後退了幾步,拉開了他們的距離。

北瑾辰看到南初晴這樣冰冷識趣的模樣,一臉的厭惡,她總這樣,毫不在乎。

「再讓我看到你喝酒,別怪我不客氣。」北瑾辰說完,率先走出去,包廂內的其他人,又開始迎合。

南初晴看着手中的盒子,理理頭髮,抿着紅唇,邁起修長的腿,踩着高跟鞋,前往隔壁去找小三於露露了,心在滴血,卻不曾有人看到。

包廂內恢復平靜,北瑾辰轉動着手中戒指,不緊不慢的詢問,「誰讓南秘書喝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