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長夜寂寂繁星落
長夜寂寂繁星落 連載中

長夜寂寂繁星落

來源:微閱雲 作者:壬九酒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星 秦墨

幸福孤兒院的小美女葉星落,潛入不知名的豪宅偷東西,一不小心偷成了夜氏家主唯一的繼承人,一不小心知道自己只能活到30歲…… 她被迫接管富可敵國的家族,被迫接受早夭的命運,又驚聞自己有個娃娃親未婚夫
訂婚宴上,那個聞名全世界的禁慾系高富帥,湊近他耳邊問,「小賊?」 她才想起來,她曾經偷過他的手機…… 本文郎才女貌、一對一情根深種,結局完美,坑品保證,歡迎入坑
展開

《長夜寂寂繁星落》章節試讀:

第3章 未婚夫


「什麼?」夜星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夜青泓笑看着女兒,「別怕,秦家和夜家的婚約,早在二十年前就定下了。這門親事,當初也是你媽媽親口同意過的。」

夜星落傻眼了,也就是說她不僅半路偷了個野爹,還凈賺了一個未婚夫?

秦墨。

亞洲四大財團之首,秦家的大少爺,傳聞面如星辰,帥出天際,號稱女人眼中行走的鑽石,一個相當於BUG的存在。

但他的冷漠和他的顏值同樣出眾,從來不近女色,有可能是個男同。

如果傳言屬實,她嫁過去豈不是要一輩子守活寡?

所有人散去,花廳里恢復寂靜,只剩下舊式宮燈緩緩照着老宅。

「很晚了,你也累了,先下去休息吧。有什麼想知道的,明天早上再來問爸爸。」夜青泓擺擺手,疲倦道。

隔着昏黃的燈光,她看到這個陌生的父親滿頭白髮,心裏忽然生出一股說不出的惆悵。

她乖乖點點頭,一言不發地跟着管家下去了。

這一刻,她忽然覺得心裏多了一些東西,以前她從不需要考慮未來的事情,也不需要費腦筋去思考人際關係和親情。

這種心裏沉甸甸的感覺,讓她很不適應。

夜家的辦事效率很快,秦家回應也很快,訂婚的日子迅速提上日程,送來的見面禮堆滿了整整五輛車。

往庫房運送的時候,夜星落再一次目瞪口呆,原以為她看到的夜家就已經夠震撼了,進了庫房才知道外面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傳承上百年的家族,果然沒有表面那麼簡單。

訂婚典禮定在8月8日,地點在百花廣場秦氏財團名下的知名酒店,據說是秦墨的意思。

夜青泓很高興,至少這證明了秦墨的心意。

可他顯然是想多了。訂婚晚宴設在晚上六點,直到晚上七點,秦墨才姍姍來遲。而他一出現,整個百花廣場都沸騰起來。

這場全程直播的婚禮雖然延遲了一個小時,但熱度絲毫不減,秦墨臉上也沒有半分羞愧之色。

酒店二樓,化妝師正幫夜星落補妝。

鏡子里的她穿着大紅色的旗袍,戴着一整套古董級別的黃金點翠首飾,眉如遠黛,眸若春水,白到發光,耀眼奪目。

管家出現在門口,恭敬道,「家主,秦大少爺到了,訂婚典禮隨時可以開始。」

夜星落嘴角微微一勾,看着鏡子,「我的妝還沒有畫好,讓他等一等吧。」

晚上八點,夜星落終於從二樓台階上走下來。每走一步,就引得樓下的賓客陣陣喧嘩。

從夜家宣布換了家主開始,夜星落的名字就傳遍全城,但看過她真面目的人屈指可數。

今天她第一次當眾露面,先是吃了秦墨一個下馬威,但隨後就還了回去,毫不拖泥帶水。

雖然還沒有完全適應家主這個身份,但按照夜青泓的話,當上了家主就要時時刻刻為家族着想,因為她代表的是夜家的臉面。

秦墨身穿黑色西裝站在台階下,刀削斧刻一般的絕世俊顏上,帶着些森冷的意味。

這女人,敢讓他等一個小時,有意思!

走下台階,秦墨來到她面前,夜星落很自然的搭上他的手臂,親昵的舉動沒有絲毫遲滯,就好像方才視覺交鋒的不是他們兩人一樣。

訂婚開始,掌聲雷動。

秦氏家主秦風笑着上台,表示對夜星落這個兒媳婦非常滿意。夜青泓也拖着虛弱的身體上台,誇了秦墨幾句年輕有為。

主持人接過話筒,對兩家二十年前訂下的婚約大加讚賞,誇獎兩家高瞻遠矚、深謀遠慮。

秦墨在一陣掌聲中,接過伴郎遞來的首飾盒,將一枚古董戒指套在了夜星落的無名指上。

夜星落看着璀璨奪目的戒指,心裏估算着它的價值。按照戒指的價值和身份,秦墨對這個未婚妻還是很捨得的。

「謝謝小哥哥。」夜星落不卑不亢地道謝。

正低頭為她整理蕾絲手套的秦墨,忽然抬起頭來,看着她的眼睛,戲謔出聲:「小賊?」

他的聲音充滿磁性,就這麼冷笑一聲,瞬間揪住她的心。

他叫她什麼?

小賊?

夜星落臉上的笑容瞬間消失,又快速恢復了自然。她坦然自若地看着他,「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他狀似無意地湊近一點,聲音里沒有一點起伏,有的只是冷漠,「把我的手機偷走,又扔進江底,很有趣嗎?」

夜星落腦子裡電石火花的閃過兩年前發生的一件事,她當時在一個著名的研討會上,順走一部鑲鑽的手機。可惜用了很多方法,都沒能把鑽石撬下來。

反而,因為手機有自動報警和定位的功能,差點害她被抓住。

明白這手機又棘手,又討不到半點好處,她果斷抬手扔到跨江大橋下了。

已經過去兩年,她這個作案的小偷都要忘記這件事情了,他怎麼還記得?而且一眼就認出了她!

看到夜星落目瞪口呆的表情,秦墨低笑,「忘了?還是說,你做的這種事情太多了,一時對不上號?」

「什麼手機?我不知道你再說什麼,你認識我嗎?」夜星落裝傻,微微後退了一些。

秦墨不再看她,拿起一杯香檳走向人群,隨口丟下的一句話,卻讓夜星落差點噎死,「不承認也沒關係,反正結婚後,我有足夠的時間跟你算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