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辰少寵妻:少夫人超A超颯的
辰少寵妻:少夫人超A超颯的 連載中

辰少寵妻:少夫人超A超颯的

來源:閱文起點 作者:葉欣雅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欣雅 葉漫漫 都市小說

「你『傷』了我,得負責!」作為商業帝國的神秘總裁,英俊多金,卻嚷着要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女人負責
為此,他坑蒙拐騙機關算盡,總算用紅本本拴住了葉漫漫
婚後,林星辰更是用盡心思實力寵妻,成為行走的狗糧倉庫
「老闆,有人說林小姐丑
」「瞎,送去眼科!」「林少,請問您看上葉小姐什麼?」「膚白貌美大長腿!」「辰總,夫人說您涉嫌坑婚騙婚要起訴您
」「告吧,她沒證據
」葉漫漫氣勢洶洶甩來『判決書』,雙手叉腰地怒吼...展開

《辰少寵妻:少夫人超A超颯的》章節試讀:

第3章 :恭喜墨少夫人,我認輸


  四年不見,葉欣雅竟然搖身變成了墨笙的老婆,從當初的偷偷摸摸暗度陳倉變成光明正大以墨少奶奶自居,還真是一如既往的不要臉。

  台上,主持人已經在介紹新的藏品:「這頂王冠出自知世界知名年輕珠寶設計師『烈焰玫瑰』之手,世界上僅此一款,王冠最頂端鑲嵌着一顆罕見的天然藍色鑽石,這鑽石放在當今可是有市無價,旁邊的紫鑽也是罕世珍品,藍色代表希望,紫色是為浪漫,據說擁有這頂王冠的人,都能擁有最完美最浪漫的愛情……起拍價兩百萬,競價……」

  主持人話音未落,便有人舉了牌:「五百萬!」

  舉牌的,正是眾人眼中的墨家准少奶奶葉欣雅。

  開口就比底價翻了三百萬,足以證明她對這頂王冠是勢在必得。

  沒有人敢和墨家比財力硬剛,葉欣雅很清楚,故每次她開始舉牌,就不會有人再競價。

  她以為這一次也一樣,偏偏有人不如她的願。

  葉漫漫不怕死的舉牌競價:「八百萬。」

  眾人震驚,葉欣雅也是震驚,朝着後方看去。

  舉牌的女人穿着一身黑色塑身衣,長發紮成馬尾拖在腦後,帽檐遮住了她的臉,燈光下的她顯得朦朧又神秘。

  知道葉欣雅看了過來,葉漫漫將頭抬起。

  四目相對那一瞬,葉欣雅臉色驟然變得難堪,唯獨葉漫漫還風輕雲淡,嘴角掛着挑釁的笑容。

  台上主持人出聲問:「這位小姐出價八百萬,還有沒有人加價,八百萬第一次……」

  葉欣雅眼裡溢出了恨,她沒料到葉漫漫還敢回來!

  她找死!

  葉欣雅回應挑釁,轉頭舉牌:「一千萬。」

  幾乎沒等主持人開口,葉漫漫緊接着舉牌:「兩千萬。」

  現場倒吸涼氣,沒人敢吱聲,都在揣測這個神秘女人是什麼來頭,竟然敢和墨家杠上。

  是不要命了嗎?

  葉欣雅不服輸,繼續叫價:「兩千兩百萬。」

  葉漫漫重新舉牌,不緊不慢又開口:「四千萬!」

  她這樣翻倍叫價讓主持人都開始發懵,暗忖這是哪裡來的土豪,哪有每次上千萬上翻叫價的?

  這怕不是人傻錢多的地主家千金吧?

  葉欣雅開始有些底氣不足,為了一頂王冠抬價這麼多,實在不划算,而且墨家那邊到時候也不好交代。

  可一想要輸給葉漫漫,實在不甘心。

  思量之間,葉欣雅打算賭一次:「五千萬。」

  在場都是豪門世家的人,葉欣雅賭葉漫漫還會杠價,更賭葉漫漫沒有那麼多錢,只要這次葉漫漫叫價她就放棄,到時候就等着看葉漫漫付不出來錢被整個貴族圈嘲笑!

  被無數目光盯着,葉漫漫手裡的牌子不停的轉動,所有人都以為她還會繼續叫價,不料她忽然扣下牌子。

  溫漠的女聲響徹全場:「我放棄。」

  「你……」葉欣雅算盤落空,所有表情都僵直在了臉上,她無論如何也沒有料到葉漫漫會停止叫價。

  葉漫漫竟然沒有上當!

  現場一片寂靜,葉漫漫再次開口:「恭喜墨少夫人,墨家財大氣粗,我認輸。」

  周圍響起一陣熾烈的掌聲,還有無數的讚美和恭喜聲,唯有葉欣雅自己清楚,這是葉漫漫挖了坑等着她跳。

  主持人敲槌定音,宣布這頂王冠歸葉欣雅所有。

  葉欣雅面色難堪至極,再回頭才發現葉漫漫已經不見了蹤影。

  酒店外面,葉漫漫騎在摩托車上,正在打電話:「很順利,預計一千萬結果賣了五千萬,超出預期定價五倍,結果很理想。」

  「老闆放心,我會小心。」

  掛了電話,葉漫漫啟動摩托車快速離開。

  四年了,今天剛回A市,本來是想看看拍賣會上幾件藏品的成交價和競爭度,根本沒曾想要和葉欣雅杠上。

  只是想起當年自己的難看全拜葉欣雅所賜,她最終沒有忍住。

  葉漫漫騎着摩托車,腦海里閃過當年的點點滴滴,導致分神幾秒,而沒發現那邊路中間忽然竄出來一個蹣跚學步的小娃娃,等到近了發現想要剎車時,已經遲了,葉漫漫只得硬生生掰轉車頭,朝着旁邊避讓。

  然而不巧,一名男人正好經過,還給撞了一個正着,男人倒地,當時就沒有了反應。

  葉漫漫從地上爬起,趕忙查看那男人的情況:「先生你怎麼樣,先生你醒醒……」

  ……

  因為忽然看到葉漫漫的出現,葉欣雅就算是耐着性子也沒有等到拍賣會結束就先和工作人員交涉離開。

  剛走出拍賣廳,就有人迎上來:「請問是墨少夫人嗎?」

  葉欣雅駐足,點頭:「是我。」

  「這裡有一封信請您簽收一下。」

  「謝謝。」葉欣雅接過信件,邊往外走邊拆開。

  黑色的信封上,有白色的字跡,文字潦草:偷來的東西遲早要還,是你自己還?還是我來拿?

  簡短的一行字,即便沒有署名,葉欣雅也認出這是葉漫漫的字跡。

  她從小就寫得一手極好的草書,還曾多次在學校書法比賽上得了獎。

  葉欣雅一把將信紙捏在手中,眼中一片惱怒。

  「葉漫漫,你還敢回來,我會叫你後悔回來!」

  ……

  醫院裏,手術室的門還沒有打開。

  葉漫漫不停的看時間,手機也是一遍一遍的響。

  有一名醫生從手術室裏面出來,葉漫漫立即拽住醫生問:「請問手術還要多久結束?」

  「你是哪台手術的家屬?」

  「車禍,車禍那個。」葉漫漫道。

  那個男人被撞暈了,但是沒有流血,一來就被送進了手術室,也不知道嚴不嚴重。

  「車禍那個好像是腿斷了,還在手術,你耐心等一下。」

  葉漫漫:「……」

  這時,手機又響了,葉漫漫到旁邊接聽:「我馬上過去。」

  因為要簽一個合作合同,葉漫漫找來紙和筆,寫了一封簡短的書信留到護士台,然後又交了一些錢,這才匆匆離開。

  葉漫漫離開醫院不到十分鐘,手術室的門打開,一名模樣英俊的男人坐在輪椅上被醫護推了出來。

  男人劍眉星目,黑髮如墨,狹長的眸子深邃無比,沒有表情的臉上更是一片陰鬱。

  「咦,跟你一來那個姑娘怎麼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