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盛寵謀婚
盛寵謀婚 連載中

盛寵謀婚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盛寵謀婚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小漁 高鑫

余小漁在經歷男友劈腿之後,又稀里糊塗的把集團總裁烈南風給睡了
他可是出了名的冷酷無情,乖張暴戾
小漁想盡各種辦法,不擇手段的想要逃離她的第一個男人
卻被一紙婚約束縛,又跟烈南風捆綁到了一起
她為了日後可以順利脫身,提議領一張假的結婚證
沒成想,聰明反被聰明誤,結結實實的掉進了烈南風的騙婚陷阱里
展開

《盛寵謀婚》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一章 進錯房間的笨女人


高鑫,你就是個混蛋!

余小漁打着酒嗝,從電梯里出來。一手拎着酒瓶子,一手提着高跟鞋,靠着牆往賓館房間走。

喝高了的小漁,像踩了彈簧一樣,半天才晃到門口。她倚着門框,把房卡從挎包里摸出來,還沒放到讀卡的位置,身子一歪,門就吱呀呀的開了。

嘿嘿……不錯,連門都知道主動歡迎我,比那個混蛋好多了。

小漁嘴裏嘟囔着,抬腳進門之後,咣當一聲,用後背把門關緊,然後邁着貓步走到卧室里。

一邊走,一邊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往下扒。等到了床邊,西裝外套,工裝裙,絲襪順着她走過的地方,扔了一地。

一沾床,小漁當即直直的倒下,光着身子鑽進被子里。下一秒鐘,整個人蜷成球狀,抱着頭嗚咽起來。

我為了你放棄了出國留學,為了你拒絕集團駐外的委任,甘願當你的綠葉,你的陪襯......

我對你那麼好,你還劈腿,你到底有沒有良心......

隱忍了多年的委屈,瞬間爆發,隨即化成了大顆大顆的淚珠子,從心裏傾瀉而出。悲傷和絕望,幾乎撕裂了她的世界。

許久之後,大概是哭累了,她翻身換了一個姿勢,胳膊卻落在一個滾燙的身體上。小漁像觸電般,猛地把胳膊縮了回來。

床上有人?!小漁驚呼着,從床上撐坐起來。

恍惚半天之後,定了定神,然後藉著酒勁兒,摸了過去。

肌肉緊實,線條硬朗,應該是個男的,貌似身材還不錯。「就是體溫高了一點。」小漁吐着酒氣,發表「摸後感」。

她低垂着沉沉的額頭,手裡的動作隨着好奇心的加劇,變得愈加放肆。

纖細的手指從男人赤裸的腰間,順着胸膛自下而上,一路摸到了臉:濃厚的眉毛微微皺起,睫毛卷翹,高高的鼻子,呼吸粗重。

漆黑的房間里,小漁看不清這個男人的臉。但是熟悉的五官特徵,貌似正是她現在念念不忘的那個人……

難道是老天爺看她可憐,把高鑫那個人渣送到她夢裡,讓她有機會泄憤?

小漁痴痴地想着,頓時復仇感爆棚。

她伸出手指,輕輕戳了戳旁邊的人,他還是一動不動。

高鑫!在現實世界裏,我不能把你怎麼樣,現在既然是夢,那也沒什麼好怕的了!

她抬起屁股,壓到男人身上。俯身湊到他耳側,嫵媚的說:「你不是喜歡年輕貌美,身材火辣的女人么?告訴你,本姑娘也是有料的!」

小漁說完,把男人的手抓過來,往自己的胸口按下去。

在觸到一團滑嫩的柔軟之後,男人的手下意識地回縮,想掙脫小漁的控制。察覺到了對方的抗拒,小漁一咬牙,死命的拽着他的手,整個人貼了上去。

淡淡的體香,混合著濃濃的酒氣,瞬間充斥着男人的鼻腔,連帶着大腦也變得混沌起來。男人心頭一緊,腰間猛地用力,把小漁反扣在自己身下。

小漁的微涼,對上男人的灼熱。他只感覺面前的小人兒,溫潤如玉,輕薄似羽。體內慾火熊熊,一股強烈的渴望,幾乎要爆裂因為高熱而沉悶的血管。

偏生這個小女人,渾然不覺危險迫近,不知死活的叫囂着:「你不是要甩了我嗎?怎麼?現在又對我有感覺了?」

小漁跟高鑫談了五年的戀愛,肢體接觸僅限於拉手,親臉。哪裡經歷過男女之事,此刻她的主動全然是在酒精,和怨憤的雙重作用之下。

她伸手環住男人的脖子,嘟起嘴巴,朝他身上胡亂親了起來。

溫潤香滑的唇瓣,帶着微醺的醉意,貼着男人滾燙的皮膚,瘋狂肆虐,毫無章法。

男人的心火砰的一聲,被瞬間引爆,頓時火花四溢。掌心順着手下細膩的觸感,奔涌而上,輾轉流連。

起初,小漁面對男人突如其來的爆發力,還想試圖抵抗。殊不知兩個人的實力差距太大,很快就累的筋疲力盡,癱軟在他的懷裡。

大腦里殘存的意志,也逐漸淪陷在他迅猛的進攻之下,像一隻軟綿鮮嫩的小羊,任人宰割。

第二天清晨,陽光從窗帘的縫隙里透進來,斜斜地打到小漁臉上。她皺了皺眉,然後伸手用胳膊遮住半天臉。

烈南風見狀,走到窗前,把窗帘拉了拉,房間重新回到一片暗黑中。

小漁感覺到有人走動,她迷迷糊糊地睜開眼,赫然看見一個身高體壯的人影,像山一樣站在自己面前。瞬間驚醒:「你是誰?」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吧?」烈南風沒想到余小漁會惡人先告狀,反問道。

「這是我的房間!」小漁瞪着一雙大眼,劈頭指責這個奇怪的陌生人。

烈南風衣着清爽,倚着沙發背,淡淡的說:「你最好看清楚了再說話。」

「什麼?」小漁狐疑的說,然後藉著微光環顧了一下四周的環境。

小漁的房間訂的是標間,雖然也算寬闊舒適,不過和這個房間相比,明顯要小很多。

而且自己現在所處的房間里,除了電腦、打印機、投影儀各種常用的辦公設備,還有咖啡機、酒櫃這種簡單的休閑設施。一看就是高端商務房。

「我怎麼會在這兒?」她失魂地說。

「昨天的事情,這麼快就忘了嗎?」烈南風看小漁一臉迷茫,好心提醒道。

昨天?昨天她一個人在餐廳喝了很多酒,很晚才回來。

進電梯的時候,也是一個人。她明明按了樓層號碼的呀……

小漁抓着頭髮,使勁兒想,腦仁兒因為宿醉的作用,砰砰直跳。

對了!好像是按鍵的時候,高跟鞋一歪,她沒站穩,不小心按成了別的數字。然後……

「然後你出了電梯,按照相同的房間號,摸進了我的房間。」烈南風像是能看到小漁腦子裡回放的畫面一樣,適時的接上了她的記憶。

房間號碼沒錯,只是……錯的是樓層!

「不可能!」小漁脫口而出。不過她的否定,在對上烈南風凜冽的眼神之後,又忍不住心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