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史上最囧的穿越:腐女皇妃
史上最囧的穿越:腐女皇妃 連載中

史上最囧的穿越:腐女皇妃

來源:騰文小說 作者:史上最囧的穿越:腐女皇妃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言慧心 辛睿

言慧心洗澡的時候浴室的鏡中發出一道刺眼的強光,言慧心就這樣穿越了,而且壓死了正在與皇上妖精打架的貴妃 「你砸死了朕的貴妃,你就代替她吧
」辛睿看着從天而降的裸女微笑道
不是吧,言慧心是知道殺人要償命,但是這種償法也太離譜了吧,她可以不同意嗎? 「可以,你意圖謀殺當今皇上,判死罪
」辛睿微笑道
這天下還有沒有講理的地方,穿越又不是她能控制的,壓死人完全是意外,意外應該不會被判罪的吧,可是這個不講理的色皇上,竟要給她安了個刺殺皇上的罪名
展開

《史上最囧的穿越:腐女皇妃》章節試讀:

第2章 壓死人了2


「我死了嗎?」言慧心輕按胸口,強烈的心跳,讓她意識慢慢復蘇,她輕道:「應該還活着吧。」

辛睿興味看着眼前動作,說話皆很奇怪的裸女,有意思,現代的刺客都不穿衣服了嗎?他喜歡,若真是這樣,再多來幾個也無妨。

言慧心感受到兩道火辣的眼光,緩慢的睜眼。

「好帥。」言慧心張大嘴看着辛睿帥氣的臉龐,興味的星眸驚嘆道。

「原來我還是死了。」言慧心利手撫上了辛睿的臉,皮膚很不錯,似乎比她的還好,「上天真是沒天理,竟然給這麼帥的男人這麼好的皮膚,不過死了有美男相伴也不錯。」言慧心收手摸了摸自己的臉笑道。

「現在的刺客都像你這麼可愛嗎?」辛睿終於忍不住說話了。

「啊,美男還會說話?你是天使?」言慧心驚愕的捂口,見辛睿滿意是笑意的雙眼,意識到美男在笑她,有些惱了,瞪大眼道:「不準笑,既然你是上帝派來接我的天使,就應該好好的開導我,而不是恥笑我。」

「天使是什麼東西?」辛睿依舊興味的笑看言慧心。

此時的辛睿似乎忘記了在這之前有個女人正在同他嘿咻,此時那個女人似乎很久沒聲音了,而且那個女人很可憐的被言慧心壓在身下。

「你不是天使?你沒有翅膀。」言慧心雙手撐在辛睿的胸前迅速爬了起來。

「說吧,你是誰派來的刺客,只要你坦白交代,朕就網開一面,不追究你的拭君之罪。」見言慧心起身,辛睿的黑眸立轉為冷厲。

「啊……你沒穿衣服……」言慧心意識到手指碰到的小點是男人的乳頭時驚聲尖叫。

「你不也沒穿嗎?」辛睿看着言慧心輕顫的椒乳帶笑道。

「啊……我的衣服。」言慧心這才想起自己正在洗澡,衣服全在房裡,顧不上太多了,言慧心迅速拉過床尾的被子,將自己裹了個嚴實。

「你再叫,宮裡的侍衛就全被你喚來了。」辛睿看着在床上跳來跳去尋衣的言慧心道。

「啊,她……她是誰?」言慧心看着辛睿身上的另一個裸女驚道,怪不得剛才覺得身理不舒服,原來還有一個人。

「你說呢?」辛睿挑眉看着言慧心。

「她……你……你們在……」言慧心大腦轟的一下,她竟然打斷了人家的好事,天啊,她不要活了。

「你知道就好,你現在打斷朕與愛妃歡愛,你覺得朕應該治你什麼罪呢?」辛睿動了動,欲坐起。

「愛妃。」坐起的辛睿見貴妃竟然倒向一側,心中一驚,這才意識到身上的這個女人似乎好久沒反應了。

「她睡著了,哈哈哈……」言慧心有點想笑,竟然有人在做……愛做的事情時睡著了,真是太搞笑了。

「她不是睡著了,是被你壓死了。」辛睿伸手探了探貴妃的鼻息,抬眼看向言慧心。

「死……死了?」言慧心有些顫抖,她壓死人了?

「朕應當治你什麼罪呢?」辛睿冷睨着言慧心,似在問自己,又似在問言慧心。

「喂,你有什麼證據證明她……她是我壓死的。」言慧心咽了咽口水不安道。

「朕就是證人,你壓死朕的愛妃,按說當處死刑。」辛睿靠在床上注視着包着被子的言慧心。

「朕?愛妃?」言慧心抬首看了看室內。

宮燈發出橘黃色的暗光,同她家的熒光燈差太多,室內的傢具很古樸,而且這床,太古樸華麗了。她包在身上的被子,上面有龍有鳳,再看眼前眯眼的帥哥,一頭長髮,而且在頭上梳了個髻……

「古人?你……你剛才說你是誰?」言慧心一手拉緊被子,一手指着辛睿結巴道。

「朕是青炎國的皇上,你要喚皇上。」辛睿坐起身子看着緊張的言慧心。

「皇上。」言慧心大腦轟的一下,晃着腦袋道:「我在做夢,而且是有美男的惡夢,我以後再也不看美男漫畫了,睡覺,睡覺就過去了……」

「朕可不覺得這是夢,需要朕幫你確定一下嗎?」辛睿盯着言慧心拉着被子的手,有種想要拉開的衝動。

言慧心怔了下,不是做夢,那就是夢遊,對,夢遊,現在趕緊回家。

言慧心小心的辟開辛睿的腳與貴妃的屍體,欲下到地面。

「想逃跑?你聽聽外面的聲音,只要你踏出半步,立時就會身首異處。」辛睿下床走到言慧心面前。

「你可以告訴我這是什麼地方嗎?」言慧心試探性的小聲問道。

「什麼地方?真是笑話,你來行刺竟然不知道是什麼地方?」辛睿托起言慧心的下頜注視着她黑亮的大眼。

「我真的不是來行刺的,我記起來了,我掉到這個地方之前在洗澡,對,我在洗澡,你看,我頭髮上,身上還有水。」言慧心急於證明似的將溫發拉到辛睿面前。

「哦,只是朕相信你也不行啊,這宮裡的侍衛太監們可不信。」辛睿看着言慧心凝眉道。

辛睿竟然願意相信言慧心的話,沒有那個笨刺客會光溜溜的來行刺,連個武器都不帶,辛睿想也不想,就扯下了言慧心的被子。

言慧心光潔的軀體立現辛睿眼前,身材不錯,最主要身上還散發著處子的幽香,很誘惑,很讓辛睿心動。

「這真的是皇宮?你真的是皇上?」言慧心已經傻了,就連被子掉地都沒感覺。

「當然,這是青炎國的皇宮,朕就是這裡的皇帝,你還覺得是在做夢嗎?」辛睿大手毫不客氣的欺上言慧心的椒乳。

「啊……你幹什麼?」言慧心猛地後退,一不留神又跌坐床上。

「殺人償命,你壓死了朕的貴妃,是不是應該還朕一個貴妃。」辛睿黑眸閃過一絲笑意。

他喜歡這個想法,雖然貴妃在床上很契合她,但是她跟他也有半年了,是時候換人了。

「殺人償命,是這樣解釋的嗎?」言慧心有些傻了,愣看着床上的貴妃屍體,與貴妃張大的白眼對上,顫抖了下,那個女屍體好像在警告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