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穿越之王妃求生記
穿越之王妃求生記 連載中

穿越之王妃求生記

來源:掌中雲 作者:陸青禾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慕容鄴 穿越重生 陸青禾

新婚之夜,她自縊而亡
不設靈堂,不等頭七,直接埋了!他的夫君冷漠下令
下葬現場
一雙枯手從棺材裏探了出來救命啊!鬧鬼啦!王妃詐屍啦!而這位詐屍還魂後的王妃,似乎有億點點的不一樣了!展開

《穿越之王妃求生記》章節試讀:

精彩節選

第1章 卒於新婚之夜!詐屍於抬棺之時!


鄴王府。
新婚夜。
天幕銀盤高掛,「囍」字的大紅燈籠徹夜不熄,分明一派熱鬧的喜慶之色。
簡陋的新房內,卻一地的凄切冷寂。
紅燭燃盡,只有新娘一人倒在床上……
屍體,已然是涼透了。
「誰幹的?!」
慕容鄴鐵青着臉,哪怕一身火紅的喜服,也掩不住他周身莫大的森寒和戾氣,彷彿要將這一方天地冰徹殆盡!
府中的奴才丫鬟跪了一地。
個個噤若寒蟬,嚇得身若抖糠。
「回、回王爺……奴婢也不知。」
「奴婢們準備好喜棗桂圓,合巹酒。就依照新王妃的吩咐退出來了,一直守在新房門外等您,沒想到……」
沒想到。
等到黎明。
鄴王才姍姍來遲。而新娘子,竟離奇……死在了新房!
下人們誰都沒敢吱聲兒,卻有無數人心中都在冒着同一個推測和念頭——明眼人誰都看得出來,鄴王他這個婚結的不情願,挾冷帶恨的!
慕容鄴不喜這陸家姑娘,京城人人皆知。
成親前一天,他還與那太師之女,去江里舫上,吟詩賞月一整晚!
成親當天。
他更沒露面,也沒去踢轎門,而是請了一隻大公雞去迎的親!
鄴王府內,一沒準備新房,二沒安置未來住處。
新娘子最後甚至是被扔進偏殿一處破落小院的。
新婚洞房之夜,佳人被冷落一宿,苦等到紅燭燃盡……
慕容鄴自己反而在前廳痛飲徹夜,直至天明。
……
此時,年邁的王管家輕輕翻動新娘子的屍體,從她身下抽啊抽……竟是抽出了一條丈許的白綾。
「王爺,這……看來是,縊亡。」
慕容鄴拾起床上人兒的下巴,透心的涼。
他手指微顫,輕輕抬了抬。
果然,一條紅痕赫然在列,女人雪白的脖頸之處,宛如那裡曾盤踞過一條毒蛇。
管家又在枕邊翻到了一紙條書信,展開。
卻是看到之後,不敢作聲了……
慕容鄴眼底布滿寒霜,厲聲道:
「寫的什麼?念!」
老管家只好應聲念出。
紙條上頭寥寥幾字,盡顯剛烈:
「士女可殺,不可辱!」
自縊?自殺?
慕容鄴的手指驀然收緊,只把那床上已經死去女人的下巴,都給捏出一道青痕來。
「好、好得很!」他怒極反笑,深邃的眼眸沉沉地隔着蓋頭盯着那張不見容顏的臉。
「不愧是陸府那陸驁養出來的種,陸青禾,你好得很!」
膽敢在新婚之夜,生生沖了這紅喜,死在他鄴王府!
此時。
滿房的寂靜,無人敢應聲。
王管家小心翼翼地問:「主子,怎麼處置呢?」
慕容鄴閉了閉眼,俊美陰沉的臉上最終划過一絲絲的隱恨和憤怒。「不設靈堂,不等頭期,直接埋了!」
陸青禾,你不給本王面子,本王,便不予你體面!
於是。
這位盛京里,性子出了名古怪陰沉的鄴王,一令之下,當天,鄴王府便是開山動工,叮叮噹噹去棺材鋪打了副棺材,風風火火地送往城北後山。
下葬了。
白紙錢漫天,火紅的婚服抬入棺材;
面上的蓋頭也不曾揭下,也再沒機會被人揭下……
人高的深坑,黑木棺材落了地,一抷一抷土被鐵鏟鏟起,撒了上去。
「小姐,小姐……你怎麼可能自殺呢,小姐!」
「您一定是被奸人害了啊,小姐!嗚嗚嗚,不要丟下小落……」
那陪嫁的小丫鬟,在坑邊哭的死去活來,嘶啞的嗓音帶起山頭無數的烏鴉,彷彿泣血。
倏而。
「嘎吱嘎吱——」
棺材板內傳來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抓撓生,詭異至極!
挖掘的一個鏟土匠愣了片刻。
「你們,有沒有聽到什麼聲音?」
「沒有啊,除了這小丫頭哭,還有啥?」另外一個皺皺眉。「你聽錯了吧?」
「別愣着了,趕緊挖吧!埋了好早點回家吃飯。」
「嘎吱嘎吱——」
此時,詭異的聲音越來越大,尖銳之聲,充滿了急切和陰森,欲要劃破人的耳膜!
緊接着,棺材板下,「咚!咚!咚!」
「嘎吱、嘎吱——」
幾下沉悶的巨響,終於直接嚇得那幾個鏟土匠面如土色,煞白了臉!
此時,棺材板忽然乍然翻起,直接飛了起來!
濺起無數的泥土。
一個蓋着紅蓋頭的身影,陡然從棺材板里,直挺挺地坐了起來!
「啊啊啊!!!」
他們雙腿發顫,對視幾眼之後,紛紛扔下了鏟子就跑,喉嚨里扯破的聲線,彷彿斷了線的風箏,越飄越遠。
「救命啊!」
「鬧鬼啦!王妃詐屍啦——」
……
三年後。盛京。
賭場。
「喲,那不是鄴王府的王妃?嘖嘖,聽聞鄴王府最近傳出王爺要拜入空伐大師門下出家,她就要下堂了!她都自身難保了,也不知怎還有閑情來這裡賭石?」
「害,你不知道,聽說這王妃三年前新婚之夜死透了,又詐屍了,邪乎着呢!她做什麼奇怪的事,又有什麼奇怪的?」
有個人如是道。
又有人問:「她死了那事兒,不是說是謠傳?」
這人搖搖頭,「呸!什麼謠傳,那是王府為了掩蓋那事兒,對外這麼說的。我有個先前在鄴王府當差的遠方老表,說那是真的!」
「真的,畢竟誰要是知道那王爺的王妃是個詐屍還魂的王妃,那還了得?」
「要不你看,那王爺怎麼如今,非要把休了她提上日程呢?」
這人彷彿知道不少的八卦辛秘,說起京城這兩年的軼聞,那是頭頭是道——
「畢竟這王妃家族,自那陸驁進了大獄之後,已經沒落三年,再翻不起什麼浪花兒了。」
「所以,王爺這才膽敢休妻!」
……
朱雀街上最大的一家賭坊之中,陸青禾在眾人的議論紛紛之中,遇到了一位熟人。
「青禾?」
人群指指點點中,陸青禾循聲望去,就見一長布黑衫的掌事中年人,正詫異地打量她。
「我沒走眼吧?」
那人微眯的眼帶着幾分意味不明的打趣。「莫非真在王府留不住,來這裡給自己掙點後路?還是說陸老將軍握鐵的手,到你這一代,想要鍍鍍金?」
陸老將軍是她爺爺,三年前因為大罪入獄,陸府早就沒了。
看着眼前冷嘲熱諷的中年男子,陸青禾不咸不淡地點了點頭。掀掀眼帘兒,目光便是投向了賭坊中一隅人流眾多,但嘈鬧稍小的屋子,淡淡道:「缺錢。」
……
缺錢缺錢。
距離陸青禾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三年有餘。
關於缺錢這事兒,兩輩子卻是神特么一樣的窘境!
21世紀的她,就是因為父親嗜賭成性,她成天也跟着躲債,意外死在了慌不擇路的車禍里。
睜眼醒來時,便到了這個歷史找不着落墨的朝代。
最離譜的是,居然還正被人給蓋棺,下葬!
要不是她使出畢生吃奶的力氣,一腳踹翻了棺材蓋兒,這一輩子都還沒重生呢,就嗝屁在這個架空朝代了……
可惜鳥啊。
即使躲過了被埋土下葬的命運,她這個穿越的原身,似乎也不是什麼天選之女幸運星。
她爬起來整理湧起的記憶,才知道,自己轉眼又成了個娘家家門中落、即將下堂的王妃。
……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本>>《病嬌王爺纏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