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退燒
退燒 連載中

退燒

來源:七閱小說 作者:老白兔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嫚 陸連衡

激情褪去,只剩下誘惑的餘溫
陸連衡將她送的領夾戴在胸口,好讓所有人瞧見他的歡喜
她笑笑說:「陸先生,別犯傻了
」— — —習慣呆在黑暗裡的人,光對她來說就是煎熬
他就站在光里,像位神明
她愛他,沒人知道才好
【釣系黑兔x犯罪心理學教授//躁動的光明//冷卻的黑夜//暗黑系//危險戀人】展開

《退燒》章節試讀:

第004章


白棠找了塊新毛巾給他:「注意傷口。」

他進了浴室,白棠把他衣服掛在衣架上,拿起吹風機用熱風吹乾。

剛吹一會兒,突然有人在外面砸門。

白棠過去看,住隔壁的那個男人站在外面,指着她的鼻子不滿道:「大半夜的製造噪音,你吵到我家寶貝睡覺了,再有動靜我跟房東投訴你!」

陸連衡圍着浴巾從裏面出來,男人望了一眼,視線回到白棠身上,嘖嘖:「你帶恩客回來了?看來今天沒得睡了,得被你們吵死!」

白棠眉心皺了皺,冷冷關上門。

男人還在不停地罵,都不是什麼好話,很難聽。

陸連衡鼓了鼓腮幫子,拔掉吹風機插頭,抓起衣服套在身上,拉開門出去。

他身形比外面的男人高一個頭,臉上的神情也冷到了極點。

男人從他身上感覺到一股強烈的壓迫感,緊張地吞咽喉嚨。

屋裡,白棠面不改色地捧着水杯,慢慢喝了兩口,外面的動靜似乎與她無關。

幾分鐘後,陸連衡回到房間。門鎖扣上,四周陷入屬於黑夜的沉寂。

白棠拿來酒精和藥膏,陸連衡配合地在沙發坐下,兩隻幽幽的眸始終毫不避諱地盯着她。

兩人貼得很近,白棠聽到從他胸膛里傳來的心跳,沉穩有力。

多麼鮮活的生命力……

抹完葯,白棠問消炎藥吃過了嗎。

「來前吃了一片。」陸連衡看着她收拾東西的背影,「我雇你做私人醫生,你開價。」

白棠手下的動作頓了頓。

說實在,她,挺缺錢的。

思忖片刻:「每個月兩萬,可以嗎?」

說真的,這個價,要的有點高了。

畢竟她在診所,工資才幾千。

「可以。」

陸連衡答應的爽快,起身把她放在柜子上端的行李箱抬下來,「收拾。」

白棠站着沒動:「我交了半年的房租,租期沒到,還交了押金……」

陸連衡打斷:「給你報銷。」

白棠與他對視了半會兒,打開衣櫃。

東西不多,很快就打包好了。

離開小區的時候,白棠聽到巷子那邊有動靜。

一隻大手捂住她的眼睛,耳邊響起陸連橫低沉的嗓音:「別回頭。」

他手掌很寬很大,幾乎把她上半張小臉都握在了手中。身後,隱約聽到打鬥的聲音,而他們依然毫不理會地往前走。

到了車邊,陸連衡掐着她的腰,把她推了進去。

白棠在副駕駛坐穩,行李也被塞進了后座。

之後陸連衡上車,一腳油門駛出黑漆漆的弄堂。

「剛剛……」

「我的人,收拾了幾個混混。」

陸連衡語氣平淡如水,臉上表情也很淡。

那些,都是被送去自首那個人的餘孽小弟,這會兒應該在局子里跟他們大哥團聚了。

白棠抿了抿唇,沒再問,平靜的目光望向車窗外。

周圍的高樓漸漸多起來,這裡是市中心最繁華的地段。

但這個方向,不是去陸公館。

陸連衡帶她去了一座高檔小區,一戶一梯進了門。

白棠拉着行李找次卧,陸連衡說:「那邊空着沒打掃,你去右手邊主卧。我平時不在這兒,以前也只是偶爾過來住。現在,這裡歸你了。」

「好。」

白棠點點頭,聽他安排。

她來到主卧,衣櫃裏面掛了幾套男士衣物。

收拾完,她出去問陸連衡:「你的衣服我疊起來了,你要不要帶走?」

「不用。」陸連衡低頭看着手機,心不在焉,「就放這兒。」

白棠看了眼時間,已快凌晨兩點了。

陸連衡坐在那兒沒有離開的意思,白棠暗示:「你餓不餓?要不要煮點夜宵,你吃完了再走。」

陸連衡不知在手機上回復什麼東西,幾分鐘後,他抬頭盯着她。

兩人四目相對。

白棠渾身綳直,莫名有些緊張,手指緊緊捏着衣角。

陸連衡站起身,高大的身影峻拔挺直,那雙幽深的雙眼目無斜視地看着她,聲線平靜:「早點睡。」

他離開房子。

白棠站在客廳的落地窗口,默默看着這個城市的夜。

…………

白棠辭了診所的工作,交接期一個月,白天在診所忙,只不過晚上不用再值班了。

陸連衡的傷已經沒什麼大礙,但還是隔兩天過來換藥,直到完全恢復為止。

他待的時間不長,通常半小時就走了。

這天,門鈴響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