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攝政王的神醫狂妃
攝政王的神醫狂妃 連載中

攝政王的神醫狂妃

來源:掌讀520 作者:雲夙音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雲夙音 古代言情 君九淵

簡介:雲夙音從09區特種醫官穿成被迫害的侯府小可憐, 斗極品,撕渣爹,醫術在手生活美滋滋,只是沒想到見血之後還會變兔子,招惹了那個冷酷腹黑的攝政王
「再亂跑,扒你皮
」「不聽話,扒你皮
」「乖乖的,不然扒你皮
」陰戾邪王捏着她的兔耳朵,眼裡儘是戲謔繾綣,「阿音要乖,本王疼你
展開

《攝政王的神醫狂妃》章節試讀:

第3章 扒了皮燉湯


「王爺,這兔子是從上面掉下來的?剛才就是它砸了咱們車頂?」

萬鈞滿是稀罕的瞧着那巴掌大的幼兔,滿是驚嘆。

這兔子是鐵石做的吧,這麼點兒大居然能砸塌了百年黃梨木做的馬車梁頂,而且居然還沒被摔成肉餅,命可真夠大的。

君九淵坐在馬車之中,黑髮上沾了些雪花,衣袍也被積雪浸濕。

他面色陰冷,垂眼看着身前的兔子時,漆黑的眼中滿是冷漠之色。

見它後背的毛髮上還沾着血跡,腳底有泥,他滿是嫌棄的伸手就將手裡的兔子扔了出去。

「宰了。」

萬鈞連忙接住,拎着雲夙音的耳朵就笑道:

「好嘞。」

「你這兔子可真夠蠢的,這都說守株待兔,咱這還沒蹲守呢你就撞了上來。」

他伸手捏了捏兔子腿兒,湊近瞧了瞧後嘖了聲,

「還挺肥的,小是小了的,不過扒了皮還是能燉個湯……」

雲夙音忍不住炸毛,她腦子瞬間出現了紅燒兔頭,爆炒兔肉,上湯兔腿還有燙皮兔火鍋,而每一隻兔子臨死前都頂着一張她自己的臉。

她渾身一抖,滿心驚恐撲騰着想要掙脫,卻被那傻大個抓的死死的。

她只能狠狠朝着萬鈞臉上踹了一腳,轉身時朝着他手上就是一口,咬完之後趁他鬆手啪嘰一聲落在馬車車轅上。

雲夙音抬腳想跑,卻忘記兔子前腿太短,突然朝前躍出時候不僅沒有跑掉不說,反倒是身子一歪。

整個兔子,如同雪球一樣,咕嚕嚕的就朝着馬車裏面滾了進去,一腦袋撞在了裏面那人的腿上。

雲夙音被撞的頭暈眼花,搖搖晃晃的半天沒爬起來。

君九淵瞧着那雪糰子扒拉着自己衣袍,一身白色軟毛亂糟糟的,而紅彤彤的眼睛暈暈乎乎像是喝醉了酒,又可憐巴巴的像是快哭了。

他突然生出些惡趣味來,伸手拎着兔耳朵,

「這麼丑的兔子,還想碰瓷?」

雲夙音再次懸空,張大了嘴險些破口大罵。

你才丑!

你全家都丑!!

君九淵瞧着兔子呲牙,微眯着眼手指突然下移,掐住她脖子:「你在罵本王?」

雲夙音只覺得身上一冷,那猶如實質的殺意讓得她打了個哆嗦,耳朵瞬間趴了下來,閉嘴之時努力睜圓了眼睛,滿臉無辜的看着身前喜怒無常的男人。

忍一時海闊天空,退一步苟且保命。

兔兔活着才最重要。

君九淵原只是逗弄着這小玩意兒,卻沒想它居然像是真的聽得懂自己的話一樣,關鍵時刻還知道服軟賣乖。

他拎着兔子靠近了些,微眯着眼:

「你能聽懂本王的話?」

雲夙音雙腿一夾,僵硬着腦袋滿臉無辜。

君九淵有些懷疑的看了眼兔子,手指摩挲着它圓溜溜的腦袋。

那冰冷的指尖划過頭皮時,彷彿隨時都會捏碎她腦袋。

許久之後,就在雲夙音以為自己死定了時,卻突然騰空一飛落進了之前那懷裡,隨即那神經病的男人扯着一方帕子胡亂擦着她背上血跡。

後背被擼掉了好些貓,又被翻身使勁揉着爪子。

那冷冰冰的手將她揉搓的暈頭轉向,等帕子被扔掉後,原本有些髒兮兮的兔子就恢復了雪糰子的模樣。

君九淵伸手順着她頭頂摸到了尾巴尖兒,又捏了捏她耳朵。

雲夙音只覺得像是被電流擊中整個人渾身泛軟,尾椎骨上都湧出一股顫慄來,軟趴趴的垂着耳朵瑟瑟發抖。

好…

好刺激……

她萬萬沒想到,變成兔子之後耳朵居然會這麼敏感。

萬鈞捂着被蹬的臉,瞧着被抓回去擼着兔子說道:

「王爺,這兔子不宰了?」

君九淵未曾說話,只垂眸看着手掌上那白白的一團。

雲夙音生怕這陰晴不定的神經病真把她當兔子宰了,連忙垂頭輕舔了下他的手指,又格外乖巧的用還暈乎乎的腦袋蹭了蹭他手心。

「怕死?」

君九淵噙着抹笑低聲道。

雲夙音連忙再舔了舔他,滿是羞恥的發出軟綿綿的叫聲。

君九淵定定看着自己濕濡濡的手指,再瞧着那蠢兔子賣力討好的模樣,喉間溢出抹低笑,抬手將它揣進懷裡。

「不宰了。」

看在這小東西這樣乖巧軟萌的份上,先留着。

萬鈞滿是可惜的看着那兔子,嘀咕了聲可惜了。

這冰天雪地的,他們走了好久都沒尋着借宿的地方,啃了幾日乾糧好不容易能有隻送上門的兔子,要是能燉個湯也能暖暖身子該多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話音剛落下時候,彷彿看到那兔子縮在主子懷中瞪了自己一眼。

「王爺,它瞪我?」

雲夙音連忙收回目光,扭頭屁股對着外面。

萬鈞見狀就只覺得自己怕是眼花了,看了眼被砸塌了的車頂說道:

「王爺,這馬車也壞了,雪地路難行,您身子怕是受不住。」

「前面不遠就是建江府,旁邊有個水運碼頭。」

「不如咱們去建江府後改走水路回京,這樣既省了時間也能早些回去,也免得大雪封山之後被攔在半路。」

手上的雪糰子軟綿綿的,君九淵伸手揪着它的毛說道:

「你安排。」

萬鈞忍不住看了眼那兔子,就見那白絨絨的一團藏在自家主子的衣袍里,只露出來一絲耳朵。

他頗為遺憾的咽了咽口水,有些不舍的盯了兩眼後,這才轉身吩咐下去,讓人取了東西暫時封了車頂,駕車朝着建江府而去。

馬車走動起來時,君九淵像是玩夠了兔子一樣有些意興闌珊的將它放在膝上後,就閉眼靠在馬車上小憩。

雲夙音感覺到周圍沒了殺氣之後,這才後怕的癱軟下來。

媽的。

她橫行多年,從來都只有她殺人救人全憑心意的,卻沒想到剛才差點被人給煮了。

雲夙音唯恐自己招惹了這人,而且突然變成兔子也讓她有些不安。

她安靜的蹲在這男人懷中,有些欲哭無淚的看着自己的小短腿。

之前滾落雪坡之時的難受已經沒了,那乍冷乍熱的情況也沒再出現。

變成兔子之後不能替自己把脈,而且兔子有沒有脈搏都不知道,她完全無法判斷自己現在到底是個什麼情況。 

  • 上一篇:暫無文章
  • 下一本>>《退婚嫁給死對頭》